首页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求抱抱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589章 砍我、我都不敢躲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江珏一来,四周的气氛都感觉变得不自然了,之前还有说有笑的几人都不敢说话了,默默吃着碗里的肉。
  
  豆豆也变得十分拘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碗,就是不敢看江珏。
  
  一顿饭下来也就花了十多分钟,用完餐之后,江珏问箫长林要不要留宿。
  
  秦薇浅愣了一下,他记得江珏从不让外人留宿的,很意外,但秦薇浅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就安静地坐在一旁等箫长林回应。
  
  箫长林知道江珏这里的规矩,说:“你能照顾浅浅和豆豆已经很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一会儿回去还要散个步。”
  
  “管家,备车。”江珏吩咐。
  
  箫长林说:“不用了,我带了司机。”
  
  用过晚餐之后,箫长林就带着其他人走了。
  
  阿萍还恋恋不舍的拉着豆豆,非要把豆豆带回家一起玩,不过这样的要求在看到江珏之后阿萍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在江珏面前,她是屁话也不敢说一句。
  
  萧家的人走之后,江珏把秦薇浅叫到楼上。
  
  秦薇浅也不知道江珏找自己是想说什么事,整个人挺紧张的,进了他的书房之后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也不敢坐下,安安静静的站在江珏对面,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模样瞧着说不出的无辜。
  
  “站着干什么?”江珏训斥她。
  
  秦薇浅立马拉来椅子坐下,两只手非常紧张地放在腿上,安静得像一个坐等被老师教导的学生。
  
  江珏也没想把她怎么样,看她这副怕得脸色都要发白的模样,江珏冷哼一声:“你跟封九辞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秦薇浅错愕了两秒,不知道江珏问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只能如实告知:“我们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应该?”江珏的眼神变得非常严肃:“什么是应该?”
  
  秦薇浅说:“就是我们已经不联系了,所以没有什么关系。”
  
  江珏说:“可我怎么听管家说,今天他还在联系你,给你打电话都打到豆豆手机上了。”
  
  “额,我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可能是闲着无聊吧。”秦薇浅十分尴尬。
  
  江珏冷哼一声:“是无聊还是专程来找的你,还有待考证。”
  
  “舅舅好端端地提起他做什么?”秦薇浅不高兴了。
  
  江珏说:“今天的事情,他有在帮我。”
  
  “?”秦薇浅不相信:“不会吧,封九辞帮你做什么?”
  
  “我也很奇怪,按理说,他现在是江芸思的未婚夫,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更应该站在江芸思那一边才对,可事实恰恰相反,所以我很奇怪他跟你的关系,更奇怪他究竟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因为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至关重要,若是封九辞从中帮助江家,我很难脱身。”
  
  “可若是封九辞不插手,或者视而不见,那么我对付起江亦清来会轻松很多。所以我必须知道你和封九辞是什么关系,他的心里面,究竟是你重要一些,还是那个姓江的女人?”
  
  这是江珏第一次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询问秦薇浅。
  
  而秦薇浅听到这些话之后,陷入了沉默。
  
  她心里也想不通,在封九辞的心中究竟她重要还是江芸思重要。
  
  仔细想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封九辞虽然一直有和自己联系,但只要事情和江芸思有关系,封九辞肯定会站出来维护江芸思的。
  
  “可能在他心里,江芸思更加重要吧。”
  
  这是秦薇浅深思熟虑过后给出的答案。
  
  江珏沉默了。
  
  秦薇浅能清楚的感受到江珏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他显然是不高兴了,但是秦薇浅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封九辞毕竟是江芸思的未婚夫,而且江家的人都很喜欢江芸思,他更喜欢江芸思多一点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秦薇浅继续解释。
  
  江珏冷哼一声:“不用跟我解释了。”
  
  “舅舅生气了?”秦薇浅小心翼翼试探。
  
  江珏说:“你这样的蠢东西能让人不生气?”
  
  秦薇浅嘴角狠狠一抽,忽然间是不敢说话了,在江珏面前,原来自己是一个蠢东西……好吧,蠢东西既不要说话了,免得惹他不高兴。
  
  她麻溜地闭上自己的嘴巴,一言不发。
  
  江珏冷哼一声:“你可以出去了。”
  
  “噢。”秦薇浅老老实实地退出去。
  
  江珏:“把门关上。”
  
  已经走远的秦薇浅又折回来,迅速把门关上。
  
  江珏看她那傻乎乎的模样,又骂了一句:“你这个蠢样子,哪个男人会喜欢?也难怪能让江芸思这种货色抢了男人。”
  
  秦薇浅撇了撇嘴,心想:我也没把封九辞看得多重要啊,他要跑,我也拦不住。
  
  “出去,睡觉养好你这张脸。”江珏大概是觉得秦薇浅丑了。
  
  “我挺好看的啊。”秦薇浅不服气。
  
  江珏:“你要是有江芸思的脸皮一半厚,也不至于发生这种事。”
  
  “额……”秦薇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江珏在那喃喃自语:“抢公司也就算了,男人怎么抢?没本事的东西,滚回去睡觉。”
  
  秦薇浅:“……”她也没让江珏帮自己抢男人啊,再说了,封九辞这么大个人,有自己的想法,是江珏说抢就能抢回来的吗?
  
  那江芸思非要跟封九辞结婚,难不成江珏还能横插一脚让他们结不成这个婚?
  
  秦薇浅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江珏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但她知道自己现在很惹人嫌,江珏看到她就头疼,所以她很识趣的走掉了,老老实实回房间睡敷了个面膜。
  
  吴扬从外面回来之后顺便查了一下封家的底细。
  
  “怎么样?”江珏问他。
  
  吴扬说:“封家最近和江风的各做非常密切,而且我查到,封家已经把总公司牵来京都。”
  
  “封九辞做的决定?”江珏疑惑。
  
  吴扬说:“是封民,他似乎和江风签订了一个协议,具体内容我查不到,但可以肯定的是,江风已经控制住了封家的咽喉,而作为合作的条件,封家娶江芸思。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是一场政治联姻。”
  
  “不过,封九辞似乎并不是很喜欢江芸思,因为封九辞背着江风,帮了盛世集团,若是江风知道的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也不知道封九辞到底什么意思。他心里边应该很清楚,萧金云和江亦清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仇,而现在江亦清和江风已经和好,封九辞若是真心实意喜欢江芸思的话,不可能胳膊肘往外拐,所以可以判定,封九辞其实心里边还有咱们家小姐和豆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