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57 激怒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沈月华只觉得自己肩膀像是被鹰爪给抓住了一般,疼得厉害。
  
  但面上,她依然冷冽从容道:“我是说,是你自己技不如人,输不起。”
  
  “我输不起!”
  
  “父皇最爱的儿子分明是我!是我!”
  
  “他萧玉宸算什么!不过是仗着嫡长子的身份!父皇早就对他有颇多不满了!”
  
  “本来这次只等着我回京!”
  
  念及此,萧玉言双目赤红,显然恨意和愤怒都堆积到了极点。
  
  砰!
  
  话音才落,萧玉言再没有忍住,彻底爆发,他直接抓起沈月华的肩膀将她摔了下去。
  
  沈月华被摔在地上,浑身疼的厉害,却还是在第一时间扬起了头来看向萧玉言。
  
  “沈月华,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反正我也是穷途末路了,拉上你跟我一起死,咱们黄泉路上有个做伴儿的倒也不错。”
  
  萧玉言冷眼看着沈月华,抬手要再来抓她的肩膀。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他的手就要再一次落在她肩膀上的一刹那,沈月华一个翻身拔地而起的瞬间,就已经顺着萧玉言抓过来的动作,反手将她刚刚摔在地上就已经藏在了手里的碎瓷片搁在了萧玉言的脖颈间。
  
  而且,她用的力道够稳够狠,眨眼间的功夫,那粗瓷片就已经割破了萧玉言的脖颈,有一道猩红的血痕,触目惊心。
  
  同时,她的另外一只手也已经按在了萧玉言的手腕上,比萧玉言更快一步控制住了他。
  
  当脖颈上粗粝冰凉的触感传来,萧玉言刚刚被激怒得已经失去了的理智,这才终于找了回来。
  
  他咬牙切齿道:“原来,你是故意的!”
  
  闻言,沈月华微微一笑,点头道:“是啊,不然怎么能让五殿下放松警惕。”
  
  从她嚷着要喝水的时候,沈月华就已经做好了要激怒萧玉言的盘算。
  
  就算无视院子里的那二十多个人,这屋子里除了萧玉言,还有另外两个死士,她不确定是否能一击得手,一旦失败,便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而且,萧玉言此人太过谨慎,如果她自己摔碎了粗瓷碗,定然会让他怀疑。
  
  所以,沈月华才故意激怒他。
  
  当一个人彻底被激怒,再理智的人即使未必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但至少也会比平时放下戒备,更容易露出破绽。
  
  沈月华挨那一掌,虽然浑身摔得疼,但足够让失了理智的萧玉言彻底放松对她的警惕了。
  
  只在那一瞬,她突然暴起反击,这才能一击得手。
  
  “都别动!”
  
  沈月华一改刚刚清冷孤傲的模样,转头一脸冷肃的看着旁边在找机会准备上前围攻她的两个死士,“要想你们主子活命,就都滚出去!”
  
  然而,沈月华话音才落,萧玉言沉声道:“别动!她不敢杀我。”
  
  闻言,沈月华轻轻一笑,嘲讽道:“那可未必,我这人胆子小,说不定一个手抖,误杀了怎么办?”
  
  萧玉言:“……”
  
  这还叫胆子小吗?
  
  他皱眉,就要开口,却沈月华一改刚刚嘲弄的语气,冷声道:“我再说最后一遍,都出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