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锦乡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般配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宋濂从国子监放学回家,郑容飞起一脚,一只扫帚就照着他脑门飞过来!
  
  宋濂娴熟地背转身,拿起旁边门栓一挡,扫帚便啪嗒落在地上。
  
  郑容伸手来掐住他耳朵:“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外面闯祸!”
  
  宋濂歪着脑袋:“我哪有闯祸?”
  
  “沈家那位姓刘的表少爷,怎么好端端地被狗咬了?”
  
  宋濂顿了下,然后道:“母亲可是糊涂了,沈家表少爷被狗咬,那应该去找狗啊,为什么找我?”
  
  郑容冷笑:“你打量我不知道?沈家表少爷打咱们家门前路过,被狗咬了!他路过的时候你在家,咱们家狗也在家,你还跟我打马虎眼?”
  
  宋濂瞅了眼墙角的梨花,梨花低下头,夹着尾巴往墙那头走了。
  
  宋濂收回目光:“那也不能证明这事跟我有关。万一这是梨花自己的主意呢?”
  
  郑容一巴掌又拍到他后脑勺上:“还跟我狡辩!打从去年沈家这表少爷进了京,你就皮痒不停了,这狗要不是你放出去咬人的,你每个月的月例钱我再给你加十两!”
  
  宋濂在十两银子的欺压下,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耷下了肩膀:“就算我在他路过的时候,跟梨花使了眼色,嘴也长在梨花自己的脑袋上,它可以选择不出去。”
  
  话没说完,他后脑勺上又挨了一巴掌。“糊弄谁呢?沈家大爷如今在詹事府给你姐夫当左右手,你使唤狗把人家亲戚给咬伤了,你这不扯你姐夫后腿了吗?!”
  
  “那姓刘的不是什么好人,人家是冲着当沈家五姑爷来的!刘少爷连狗都看他不顺眼,这只能说明他自己不对劲。”
  
  宋濂说得顺口极了。
  
  郑容斜睨他两眼:“人家想当沈家五姑爷,你就让他当呗,关你什么事儿?”
  
  “您这不废话吗?这是人家五姑爷让他给当了,那您儿子我干啥去?”
  
  郑容盘起双手,冷哂道:“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人家钿姐儿乖巧温顺,长得还漂亮,那肥水当然不留外人田,凭啥让你占了便宜?”
  
  “怎么能说我占便宜?想当初,可是她自己巴着我的,她不能不负责任,自己巴着我,还让那姓刘的当姑爷!”
  
  “好一副无赖嘴脸!你跟我这嚼有什么用?有本事跑沈家说去呀?钿姐儿虽然还没有及笄,眼下议婚也不是不可以!”
  
  “那不行,眼下不是好时机!”
  
  “什么时候才是好时机?该不是你压根就没信心,害怕比不过人家表少爷吧?”
  
  “您能不能换个好点的来跟我比?”宋濂叹气,“那姓刘的文采不如我,脑子不如我,也长相也不如我,他哪门子的资格来跟我比?”
  
  “那你为什么嫌早?”
  
  “因为我得金榜题名后,凭自己本事风风光光地娶她呀!我要让全京城的人知道她嫁的是当朝的状元郎,而不是太孙的小舅子!
  
  “而且我要让她一过门就能当诰命夫人!”
  
  少年清越的嗓音响彻在院落里,一树盛开的桃花,在微风中纷纷扬扬地撒起了花雨。
  
  郑容透过花瓣看向他,半晌后轻哼了一声:“一天到晚就知道吹牛!钿姐儿可不一定看得上你呢!”
  
  说完她走到石阶下,又回头道:“其实也不一定非要状元,榜眼探花也是很可以了的。万一你总也考不上状元,那岂不是总也成不了亲?”
  
  宋濂郁闷地看着她一眼:“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心直口快?”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