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兄何故造反?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二十一章:张軏的忧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但是可想而知,李贤等人既然提起了这件事情,背后必然有天子的授意。
  
  那么,如果将这些事情串起来看的话,天子的意图就昭然若揭了。
  
  京营被文臣夺走,是勋戚们心里的奇耻大辱。
  
  如果李贤等人能够趁此机会,将京营拿回来,那么他们在勋戚和五军都督府的威望,必将更进一步。
  
  凭借着这个东风,他们便可以着手开始清理英国公府在五军都督府的势力。
  
  到时候没有张軏这个主事人在,只怕他们这一系的人马,也很难形成有组织的抵抗,最终被对方一个个的拿下。
  
  如此一来,天子既拿回了京营,又加强了对于五军都督府的掌控力,可谓一举两得。
  
  到时候,就算是迎回了太上皇,他们也必将实力大损。
  
  该死的,张軏握紧了拳头,心头一阵无奈。
  
  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让宁阳侯去出这个头。
  
  郭晟这个草包,丢了也就丢了,但是陈懋可是他们如今的顶梁柱。
  
  要是陈懋还安安稳稳的,那么凭借他在勋戚当中的威望,就算是张軏离开了京师,五军都督府也不至于群龙无首。
  
  叹了口气,张軏将目光转向一旁的薛恒,开口问道。
  
  “驸马爷,长公主那边,可有话传来,圣母那边是什么意思?宁阳侯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以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走漏了消息。
  
  不仅是东厂,就连他们之前安插在锦衣卫里的人手,也接连折损了不少。
  
  卢忠和舒良两个人狼狈为奸,把诏狱布置的密不透风。
  
  自从那天宁阳侯等人被押入诏狱之后,就全然没了消息,张軏这边实在没有办法,也只能寄希望于孙太后那边,能不能带来些有用的消息了。
  
  薛恒的脸色有些难看,踌躇了片刻,还是硬着头皮道。
  
  “三爷,宫里倒是传来了消息,圣母布置的人手打探到,锦衣卫已经拿到了广通王等人的口供,据说,和薛瑄在殿上所说的差别不大,这份口供,如今已经送进乾清宫了。”
  
  “估摸着,就等您一出京,刑部那边就要开审了!”
  
  张軏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这么说,他们是铁了心,要置宁阳侯等人于死地了!”
  
  薛瑄的指控一旦被坐实,那么至少,私下勾结宗室,离间天家两条罪名,宁阳侯等人是逃不掉的。
  
  虽然说扣上大不敬的罪名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就算只凭这两条罪状,也足以将宁阳侯等人的爵位官职都夺去,要是判的严重些,说不定还要流放戍边。
  
  如此一来,宁阳侯这几个人的利用价值,便算是彻底没有了。
  
  抱着一丝希望,张軏开口问道。
  
  “圣母既然能够打探的到如此隐秘的消息,那么能否设法搭救他们一番,我没记错的话,圣母之前提过,在朝中还有一批御史受过她老人家的恩惠。”
  
  “我再让二哥去联络几家和宁阳侯亲厚的勋戚,两边一起出力,或许能够……”
  
  话没说完,他就瞧见,薛恒摇了摇头。
  
  “三爷,圣母的意思,现如今最要紧的事情,是把太上皇接回来,其他的事情,都要往后放。”
  
  “如今天子好不容易松了口,我们不可错失良机,若是因宁阳侯等人把天子逼急了,将使团再拦下的话,恐得不偿失。”
  
  “何况……”
  
  话到最后,薛恒有些吞吞吐吐的不愿意说。
  
  张軏沉着脸色,瞪着他道:“何况什么,有话就说!”
  
  薛恒这才继续硬着头皮开口道。
  
  “三爷,圣母那边的意思,就算是她老人家愿意出手,也未必能够救下宁阳侯等人。”
  
  “毕竟,这桩事情闹得太大了,而且有薛瑄这个人证和广通王他们的口供,强行为他们辩解,风险太大,很容易把自己手头的人也搭进去。”
  
  “如今使团出使在即,如果一旦顺利迎回太上皇,那么他老人家归朝,手里也总要有些势力以作防备,不好为这件事情全搭进去。”
  
  “嘭!”
  
  话音落下,张軏还没什么反应,一旁的张輗立刻就拍了桌子。
  
  “这是说的什么话,不管怎么样,陈侯都是为了迎回太上皇,才接下来广通王等人的这件案子。”
  
  “如今,他身陷囹圄,危在旦夕,难道圣母就坐视不理吗?”
  
  张軏的脸色也很难看,但是他还是伸手,将张輗重新按回椅子上,想了想,劝道。
  
  “二哥,你先不要着急,圣母说的也有道理,镇南王的案子,是我们疏忽了,有薛瑄在,想要搭救陈侯,的确并不容易。”
  
  张軏也有些后悔,谁能想到,广通王二人在这样的大事上,竟然还敢有所隐瞒。
  
  若不是他们隐瞒了苏氏的事情,他们也不至于如此信心满满,让宁阳侯出面亲自站台。
  
  结果案子没翻过来,反倒把宁阳侯给搭进去了。
  
  屋中的气氛有些凝滞。
  
  张輗虽然被安抚下来,但是坐在一旁,却气哼哼的不说话。
  
  许彬的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和杨善是至交好友,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是被杨善拉入伙的。
  
  这次宁阳侯入狱,连带着杨善也没有幸免。
  
  他原本还寄希望于,他们能够将杨善也搭救出来。
  
  但是如今宫里的圣母却是这般态度,别说是杨善了,就连宁阳侯都自身难保。
  
  他心里自然也不舒服,转了转头,望着窗外不停拍打屋檐的春雨,陷入了沉默当中。
  
  片刻之后,还是张軏主动开口,对着薛恒道。
  
  “驸马爷,恐怕要劳烦长公主再进宫一趟。”
  
  “圣母深居宫中,对于朝堂局势,或许有不明之处,看眼下的局面,只要我等一旦离京,恐怕那位立刻就会对五军都督府动手。”
  
  “到时候,五军都督府没有宁阳侯坐镇,等我们回来,只怕也被蚕食的差不多了。”
  
  “即便我等最终顺利将上皇归回,想要再拿回五军都督府,只怕也十分困难,其中利弊,请圣母再三斟酌。”
  
  薛恒点了点头,道:“三爷放心,我一定原封不动的让长公主将话带进宫去。”
  
  张軏的眉头这才略展了几分,想了想,转身对着张輗问道。
  
  “二哥,之前让你联络的,和成国公府交厚的那几家勋戚,现在怎么样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