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娇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放我走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专业运动员出身,她对于人的身体构造,筋骨脉络都很熟悉。如何避开自己的要害,出血不致命,田钿还是有些把握的。
  一只银筷飞出,将田钿手中的银钗打飞。锋利的钗柄还是划过她的脖子,一道鲜红的血印在白皙的肌肤上触目惊心。
  “想死也别在我这里死,脏了我的营帐。”
  说完,他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背身坐着,周身寒气逼人。
  银钗被打飞,田钿顾不得他那伤人冰冷的话,视线四下寻找,却是不曾得见。
  心中暗急:若是被“活阎王”看见那钗柄被她磨得如此尖利,岂不是会暴露她要杀他之心?不行,必须找回来。
  顾不得脖子上火辣辣的痛,田钿翻身起来,想看是否掉在了榻下。
  方站起身来,烈酒的后劲十足,田钿一个踉跄,摔倒了“活阎王”的身上。
  这次,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此时,田钿心中真的害怕自己又会被这个“活阎王”再摔一次。
  如此,没等她取他的心头血,恐怕早被他取了性命。
  田钿想要尽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没有武器在手,要先离开危险。可酸软的四肢不是很听使唤,多次尝试,皆不能站立起来。
  女子的挣扎,犹如小猫在怀中翻滚。娇弱的身躯像是要挣扎起来,却屡屡触碰着他的底线。
  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不能像方才一般将她甩开,只是她脸上的红晕与鬓角的薄汗,如此让他头晕目眩。
  田钿感觉自己的肩膀被用力地握住,觉得危险下一秒便会来临。求生地本能让她瞬间开始挣扎,想要挣脱束缚。
  “放开我,放开我……”
  总是挣脱不了,记忆力那眼里的冰冷和每次的出手狠厉,让田钿的恐惧加剧。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接触的这么多次,却从未感觉到他的温度。冰冷狠厉的身和心,田钿已经觉得自己原先假意接近他博取可怜和信任再出手取命的计划,真的是太滑稽了。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男子掰正田钿的身子,强迫她看向自己。
  “不,我不要。”
  看见他不断往自己的脖颈接近,恐惧席卷而来,田钿才发觉,自己那个“引诱”计划简直就是笑话,她连自己的心理都过不去。
  “放开我……”
  她的挣扎也只不过是挠痒一般,扰得他人心笙摇曳。
  “我讨厌你……”
  田钿感觉手臂上的力道骤失,便奋力挣扎起身,往营帐门口而去。
  “将军,京城急报。”门外传来胡参将的声音,下一秒他便掀了帘子进来,正好与惊慌出逃的田钿撞了满怀。
  “咦,那日山洞里看她长得甚是一般,这些日子都没有仔细看,这般仔细一看,原来长得还甚是……水嫩……”
  “出去。”
  胡参将仔细打量着田钿,口中赞赞。听见将军一声“出去”,便知将军要与他谈事,于是催促田钿,“快出去,爷等一下要去找你。”
  方才女子端进来的那般鲜香的饭食,他也想吃上几口。
  田钿听到让她出去,如获救一般,拔腿便往外跑。
  谁知一股疾风袭来,有人拽住她的手,令她一个踉跄,栽倒一副坚硬的身板上。
  “你,出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