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娇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搬她出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姑娘。”
  两名士兵一个转身便发现女子为了追将军的衣袍掉入了河中,似是不识水性,正在河水中扑腾沉浮。
  眼见外训的队伍就要到,壮一些的士兵心急,也怕田钿真的出了什么事不好交代,便要下水救人。
  “救命……”
  田钿从水中浮起时,看见一队人马已是到了河边,为首的高马上,便是那个冰冷之人,于是开口大声呼救。
  壮一些的士兵方涉入水中,发现水下甚深,此时的女子泡在水中定是衣裳尽湿,又想起昨夜的情形,前进的脚步开始有些迟疑踌躇。
  正在他犹豫间,田钿已是一声疾呼后沉下水去,便再也没见浮起来挣扎,士兵便更是慌了。
  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重重一蹬,有人掠过他去,一个飞身,跳到了河中,沉入女子下沉的位置。
  瘦高的士兵后知后觉,细想刚才跳入河中的深色身影,嘴中喃喃:“将军?将军!”
  田钿沉在水中,河水冰冷,闭气也甚是艰难。感觉若是真的没人来救,自己这般自导自演,岂不是埋汰自己的性命?
  “这般久都没人来救,看来还是先出水再说好了,免得搭了性命。”
  正当田钿要浮出水面之时,发现身边一阵巨响,一个深色身影潜游至自己的身后,自身后一把圈过她的腰身,划水浮出水面。
  河中漾光里,田钿的嘴角微漾。
  游到浅滩,田钿手中紧紧拽着那件长袍,却是紧闭双眼晕死过去一般,整个身子软若无骨,倚在了男子身上。
  “将军,将军……”
  说话的是胡须男子,也就是那两个士兵口中所说的胡参将胡不为。他走上前来,想要从男子手中接过田钿。
  田钿明显感觉男子的手稍稍避开,往岸上走去。
  “从水里捞人起来,也不做一下急救处理?”身为运动员,对急救知识有一定的要求,田钿心中吐槽。
  反正她也不是真的溺水,现在只管装死。
  田钿是被丢到了榻上的。
  确定,是丢的,摔得她吐了几口酸水。
  “咳咳咳……”被呛得咳了好一阵。
  田钿知道一个落水受惊的柔弱女子应该是怎样的!
  她慢慢睁开眼睛,看清,这不是她昨夜住的营帐。那,便是他住的营帐?
  离开男子的怀抱,田钿突感一阵发凉,直冻得发抖,她亦是毫不掩饰地颤抖着。
  “将军。”女子睁开眼睛看见男子的第一声轻唤,轻柔中带着欢喜。
  “将军又救了钿儿一次。”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纵然冷得发抖,女子还是挣扎着从榻上撑起身来,笑着看着他。
  男子接过士兵递进来的干衣服和暖炉,将暖炉置于榻边,来到屏风边上,毫不避讳地除去身上的湿衣服。
  男子结实的后背,布着几道伤疤,却丝毫没有影响完美线条的美感。
  田钿在感叹很多男运动员的线条都不如他的时候,却忘了自己正盯得那个后背出神。
  “若是这般垂涎男子的身子,为何昨夜不乖乖从了他们?”
  不知什么时候,男子光着上身欺身到了她的跟前,一双冰冷得胜却河水的眼睛里,泛着没有丝毫温度的寒光,说着冰冷的话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