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娇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她要活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你们要干什么?”
  正喝着雨水的田钿,以为老天都在眷顾自己,下了一场及时雨。
  谁知,营帐突然来了两个士兵打扮的男子,竟粗暴地将自己扛起,扔回营帐那霉味干草上,便要欺身近来。
  本已筋疲力尽,田钿对这两个行伍出身地男子,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那两人,伸手便扯开田钿的腰带,纵然她哭声喊声不停,他们也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田钿不禁回想起自己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胜利的音乐奏起,身披锦旗的她,胸前佩戴着金牌站在了最高的领奖台上,接受四面八方而来的掌声和欢呼。
  本来,她还有机会站在更高的领奖台,获得更高的荣誉。而此时的她,无限的耻辱漫卷她的全身。
  她伸手在干草堆里摸索着,终是抓住了一块坚硬。
  如果这是她来这里的结局,她选择不接受!从来没有人,能让她田钿甘愿认输!命运也不可以!
  “啪”的一声,欺身在她身上的男子,被暴击头部,歪倒在了一边,头上鲜血直流。
  另一个男子见状,上前便扇了田钿一巴掌,将她手中的石头打飞。
  田钿感觉眼前金星直冒,最后的清醒让她往自己的头上摸去。
  那支银簪,刺中要害的话,或许可以一招毙命。
  可是那男子看见自己同伴受伤,早有防备,一把将田钿的手反到身后,用腰带将她绑住,丢到了角落里,便又欺身上来。
  “臭娘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女人在军营里,本就是将爷们伺候舒服了才能好吃好喝好活命。若是你再不知好歹,爷就将你丢到别的营帐里,让那些饥渴了许久的恶狼来好好伺候你……”
  嘴上吐着肮脏淫秽的话,手又开始拉扯着田钿身上的衣服。
  “救命啊,救命……”
  不知为什么,此时田钿突然响起了那日洞中为首的男子。纵然他自始至终眼神冰冷,但是最终他还是在胡须男子的剑锋下饶了自己一命。
  将她带回军营,丢在这里自生自灭,恐也是他最后的仁慈。但是,他是她目前所知唯一奢望能再来救自己一次的人。
  田钿拼命挣扎,口中嘶喊着,求救声却淹没在了瓢泼大雨声中。
  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在营房的上空划出巨大的光幕。
  田钿在挣扎厮扯中,拼命往营帐门口处去。被束缚着双手的她,还没挪到门口便又被拉了回去。
  “救我,救我……”
  筋疲力尽的她不想就这样被糟践,心中企盼有人救却更像是渺茫得毫无希望得奢求。
  她想用最后的力气,咬舌自尽。
  但是,若是死了,一切的希望就都没有了。
  无论如何,她想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让害她及原身至此的人得到报应。
  男子见她突然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地躺在了那里,顿时阴笑,道:“早这般识趣多好,也免得爷我浪费这般力气,搞得好不怜香惜玉……”
  恶狼扑食一般,便倒到田钿身上。只是……
  “你个狗仔奶奶养的,这般饿极,莫不是想断子绝孙?”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