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觉醒来连孩子都有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十七章 爸爸不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爸爸,这是一个小坟墓吗?”
  
  “对啊。”
  
  “里面埋的是谁啊?”
  
  “里面睡着的是爸爸的老师,姓林,我们都叫他林先生。”
  
  馒头犹犹豫豫走到这座坟墓面前,然后仔仔细细地看着坟墓上的字,半晌之后转过头苦恼地看着赵陈,“看不懂。”
  
  赵陈笑道:“看不懂就别看了,来爸爸身边来。”
  
  赵陈拿出几根香来,将其点燃,然后恭恭敬敬站在这坟墓面前鞠了三个躬。末了他对馒头道:“来,馒头,你也过来鞠个躬。”
  
  馒头便从赵陈手里接过那三根香,然后有样学样朝着这座坟墓鞠了一躬,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赵陈。
  
  “去,把这几根香插在那块石头面前。”
  
  馒头便如此做了。
  
  完了之后赵陈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拉着馒头缓缓离开。
  
  走进最前面的那个院子里的时候,阿小正在偷偷地摸豆包的尾巴。
  
  馒头忽然开口道:“豆包,咬他!”
  
  这句话让阿小吓了一跳。
  
  豆包无奈看了馒头一眼,然后装模作样冲着阿小张了张嘴巴。
  
  馒头看着阿小被吓得连连后退的模样咯咯大笑,“你的胆子跟你的名字一样小,豆包好乖的,怎么可能会咬人呢?”
  
  阿小不服气道:“我第一次见这条大狗……”
  
  “不是大狗,是豆包!”
  
  阿小便道:“我第一次见豆包,我怎么知道它会不会咬人?”
  
  “那你还敢摸?”
  
  “我觉得它这么乖巧,应该不会咬人。”
  
  “你都知道豆包不咬人了,你怎么还会被吓一跳?你就是胆子小。”
  
  阿小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了。
  
  “好了馒头,不要吵了,我们该走了。来,豆包!”
  
  豆包起身走到赵陈身边,拿头蹭了蹭赵陈的小腿。那面一直懒散卧在院子里面一棵大树枝丫上的烧麦也一把跳到了赵陈的肩膀上。
  
  马清莲听到了动静快步走了过来,问道:“要走了吗?”
  
  赵陈点了点头,道:“对的马姨,天色也不早了。”
  
  马清莲懊恼道:“你看我,你来一趟竟然连一杯水都没有递给你,更别说招待了。你不要怪马姨啊,马姨这是人老了,记性也差了。总还把你当成背着书包放学回来的那个小孩子。”
  
  赵陈莫名觉得鼻子一酸,忙笑道:“现在也还是一个小孩子哩。”
  
  “你看你这孩子,净瞎说,都这么大了,孩子都的这么大了。看到你现在过得好,马姨是真高兴。对了,你跟赵院长打过招呼了没有?”
  
  赵陈道:“刚刚祭拜过林先生回来的路上去了一趟赵院长的房间,原本是想同他告辞的,但是听见里面有鼾声,想来是院长已经睡着了,便没再打扰他。”
  
  马姨叹了一口气道:“他哪里是睡着了?他现在浑身上下都不舒坦,哪里睡得着?他就是不敢跟你见面,怕舍不得你呢。”
  
  赵陈默然。
  
  “既然他不愿意跟你告辞,你也就不要再去见他了。好了,这会儿天色也确实不早了,路上要小心一点。”
  
  赵陈点了点头,道:“那我先走了,马姨。来,馒头,同马姨再见。”
  
  “马奶奶,再见!”
  
  马清莲一愣,“你叫我什么?”
  
  “马奶奶啊!”
  
  赵陈也愣了,“我不是让你跟马姨再见吗?”
  
  “对啊,爸爸你喊马姨,那我肯定要喊马奶奶喽!爸爸真笨!”
  
  赵陈与马清莲对视了一眼,笑了。
  
  在这个院子里面的孩子,不管是多大还是多小,都是喊马清莲为马姨的。突然馒头这一口马奶奶,两人还确实没有反应不过来。
  
  这就好比不管是哪一辈人,都是喊**叔叔**叔叔。这会儿突然一个孩子冒出来一句**爷爷,确实是觉得有些怪模怪样。
  
  马清莲笑道:“馒头真聪明,是啊,我也是奶奶辈的人了。”
  
  阿小忽然凑过来道:“照这么说,你喊马姨为奶奶,我喊马姨喊马姨,那你应该喊我一声叔叔。”
  
  馒头道:“那好啊,小孩子第一次见长辈的时候长辈都会给红包的,你有钱给我吗?”
  
  阿小一愣,然后支支吾吾道:“我没有钱。”
  
  馒头便道:“这就是了,你既然没有钱,为什么要充大辈呢?”
  
  末了馒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道,“你喊我一声姐姐,我就把它送给你怎么样?”
  
  这块巧克力是馒头在路上偷偷在零食袋子里拿出来的,赵陈其实看得明白,但没说什么。
  
  阿小听到馒头这话之后拼命摇头,“我不喊我不喊。”
  
  那面马清莲笑道:“你本来就比馒头要小,喊一声姐姐又不吃亏,傻孩子。”
  
  阿小犹豫了片刻,最后红着脸小声喊了一声姐姐。
  
  馒头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姐姐~”阿小又小声喊了一声。
  
  “你能不能大一点声音?”
  
  “姐姐!”
  
  馒头这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然后将巧克力递到阿小的手里,“你放心,我以后会罩着你,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罩着你?”你这都是打哪里学来的词儿?
  
  阿小拿着巧克力,小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快步跑开了。
  
  馒头噘着嘴,“一点儿也不可爱。”
  
  “好啦,馒头,我们该走了。”
  
  “好——”
  
  馒头走到赵陈身边,一只手牵着赵陈的手,另一只手牵着豆包的狗绳,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赵陈。
  
  “马姨,我们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有空常来玩啊,馒头也是,有空常来玩。”
  
  “好,马奶奶!马奶奶再见!”
  
  走到门口,馒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
  
  “爸爸,我觉得我好笨啊!”
  
  “怎么了?”
  
  “阿小喊了我一声姐姐,我又没有得什么便宜,他本来就比我,就是要喊我姐姐的。但是我却少了一块巧克力,早知道我就不让他喊我姐姐了。”
  
  “说起这事儿,我还得问问你,你是从哪里学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词儿?你是不是又偷偷上网了?还是又偷偷看电视了?”
  
  “啊?啊!”
  
  馒头一惊,牵着豆包快速往前跑。
  
  跑出几米外之后转头冲着赵陈咯咯笑道:“爸爸,你好慢啊!你太慢了!”
  
  赵陈微微一笑,然后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馒头瞪大了眼睛,赶紧又拉着豆包跑了回来。
  
  “爸爸坏!”
  
  ………………
  
  ………………
  
  等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下了一点面条,赵陈懒得再拿碗装了,便与馒头两人围着锅,一人拿着一双筷子往锅里夹,吃多少夹多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