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师魔命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二十七章 跟我无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令公鬼低头看时,退魔师已经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巫咸骑马回到令公鬼的身旁。
  ”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汉子,是不是,令公鬼?他本来不在这里,然后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你根本看不到他的来去。“
  收剑。令公鬼打了个冷战。退魔师一定都是疯子。
  丹景玉座跟一个退魔师说了几句话,那个退魔师忽然跳到他的马背上,向着大开的堡门冲去,还没跑到堡门前就已经加速至全速飞奔。她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她的姿态似乎催促他跑得更快。
  “他这么匆忙要去哪里?”令公鬼心里疑惑,不禁大声问了出来。
  “我听说,”巫咸回答,“她今天要派人出去,一路跑到震城。传闻说逐鹿之原那里有麻烦,丹景玉座殿下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选择现在派人去?从我听说的来看,这个麻烦的谣言是这些鬼子母们从嘉荣带到这里来的。”
  令公鬼觉得心寒。在家乡,半夏的父亲把一张大地图挂在他们家。在令公鬼明白梦想变成现实之后是什么样子之前,他看着它向往过许多次的地图,做过许多梦。
  那张地图很古老,显示着一些来自村外的生意人说已经不再存在的土地和家国,但是,上面标有逐鹿之原,就在投门岭旁边。
  “我们会在投门岭再见。”
  据令公鬼所知,那个地方几乎在天下的另一边,位于葬月之海大洋边上。“那跟我们无关,”他轻声说道,“跟我无关。”
  巫咸似乎没有听到。他用一根香肠似的手指搓着鼻翼,仍然看着那个退魔师离开的堡门。
  “如果她想知道,为什么不在离开嘉荣之前派人去呢?但是,你们凡人的行为总是不可预料,兴奋过度,总是四处跑、四处嚷。”他的耳朵尴尬地僵住了,“我很抱歉,令公鬼。你明白我说——我总是不想清楚就发言的意思了吧。我自己有时候也很鲁莽而且兴奋过度,你知道的。”
  令公鬼笑了。他笑得很虚弱,但是,有事情可笑感觉很好:“如果我们能有你们黄巾力士那么长寿,也许我们会活得更安稳。”
  巫咸已经九十岁了;按照黄巾力士的标准,还差十年才有资格独自离开隐者之乡。他一直声称,他偷跑出来就是他的鲁莽的证明。如果巫咸是一个鲁莽过度的黄巾力士,那么令公鬼猜想大多数黄巾力士一定像岩石一样。
  “也许是吧,”巫咸沉思道,“但是,你们凡人的一生能做许多事情。我们却只会缩在我们的隐者之乡之中。遥望昆仑墟,甚至建造城市,都是在漫长的放逐结束之前完成的。”
  巫咸所珍视的是昆仑墟,而不是凡人记得的黄巾力士建造的那些城市。巫咸离开他的家乡,就是为了看看昆仑墟,看看那些黄巾力士培育出来、让黄巾力士建造者怀念隐者之乡的树林。
  “自从我们找到回归隐者之乡的路之后,我们——”
  丹景玉座朝他们走来,巫咸的声音小了下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