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四十四章 娶妻娶贤不娶色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个诉讼方向……
  
  在诈骗罪构成要件失效后,从另一个方面入手,同样可以达到效果。
  
  将这108万的彩礼,定性为个人财产,便可以依法索回。
  
  对方若执意不还,可能构成拒执罪,以及侵占罪。
  
  到时候……
  
  不仅要强制还款,还有加重情节刑事责任。
  
  “对了,齐律师,我还有个事情想咨询一下,就是……有什么法律方法,可以让我和我儿子断绝父子关系吗?”
  
  随后。
  
  万中元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纠结的问道。
  
  昨天找秦牧“问计”的时候,他无意中得知了那个逆子做过的事。
  
  直接给他气炸了。
  
  顺手抄了根拐杖,回去找到了儿子。
  
  父子双方一番“亲切友好”的沟通交流之后。
  
  他凭借着绝对的优势,将对方打的满地打滚,不断求饶。
  
  但……
  
  那个逆子,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和对方离婚,更不愿意和对方断绝关系!
  
  更离谱的是……
  
  温乐当天居然出现了,还住进了他们家里!
  
  还表示他们一家接受了108万的彩礼。
  
  不会再继续加价要钱了。
  
  可他对这些话,半个字都不相信!
  
  有这么一个三观不正的母亲,以及只是知道索取的弟弟在,温乐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要接受了她当自己儿媳,他辛苦赚的钱,迟早要被吸干!
  
  但无论他如何劝说……
  
  万飞章像是中了蛊一样,就是不肯离婚!
  
  一咬牙。
  
  他当即表示要断绝父子关系,以后不再给万飞章提供任何经济上的支持,也不需要万飞章来赡养他。
  
  摊上了这么个儿子,以及这么个“亲家”……
  
  他只能选择明哲保身了。
  
  “断绝父子关系?”
  
  齐兆宇愣了一下,看了眼万中元。
  
  从业这么多年,他很少看到父子之间关系闹到这个地步的。
  
  “不断绝不行啊,那家人一看就不好惹……”
  
  万中元叹了口气,满脸的无奈。
  
  他觉得。
  
  只要自己摆明了态度,不再给儿子提供任何经济支持。
  
  温乐一家人很快就会知道他儿子是个废物。
  
  到时候……
  
  不用自己那个舔狗儿子不愿意,温乐就会主动提出离婚了。
  
  这种拖家带口来结婚的“亲家”,他是真的惹不起。
  
  “法律上,并没有断绝父子关系的这种说法。”
  
  齐兆宇无奈摇了摇头,认真解释道:“因为父子关系,是基于血脉产生的,没有法律条款规定它的存在,因此它也无法用法律条款来解除。”
  
  在以前的电视剧里。
  
  经常有断绝父子关系的桥段。
  
  有的甚至装模作样,找了个律师事务所来签订断绝关系协议书。
  
  实际上。
  
  这种协议书都是无效的。
  
  父子关系,是基于亲情血缘,不可分割。
  
  儿女幼年时,父母要承担抚养的义务。
  
  父母老年时,儿女也要承担赡养的义务。
  
  不管有任何原因,这些义务都是牢不可破的,必须承担。
  
  其实。
  
  在法律的定义中,往往认为夫妻关系高于亲情血缘关系。
  
  因为这是基于两个无血缘、无亲情的陌生人,缔结契约,组建而成的关系。
  
  更加牢靠。
  
  同理。
  
  手足反目,父子成仇的事情,发生的更多,法律还无法对其公正处理。
  
  反之,夫妻关系在法律上,则规定的非常详尽。
  
  可以缔结,可以解除,拥有财产分割等权利。
  
  “你想要断绝给对方的经济支持,其实只需要做好个人财产公证,将个人财产、夫妻共同财产析定即可。”
  
  紧接着。
  
  齐兆宇将法律层面上,另一套可操作的方法解释了一遍。
  
  在法律上。
  
  不仅存在夫妻共同财产,还存在家庭共同财产的概念。
  
  也就是说……
  
  万中元现在的财产,其实不只是属于他个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他一家三口的每个成员。
  
  即便是儿子,也享有一定的家庭财产。
  
  这就是为什么彩礼钱,可以由父母出的法律层面的原因。
  
  这笔钱,同样有着子女的一部分。
  
  当然。
  
  若是做了财产析定、公证,确定其儿子对万中元的财产没有任何贡献,则可以确定其个人财产的属性。
  
  而这些个人财产,将属于他个人所有。
  
  在其儿子成年后,也没有任何义务给他儿子提供经济援助。
  
  “那就赶紧做财产析定和公证!”
  
  万中元深吸了一口气,心情颇为激动。
  
  如今温乐已经住进来了。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必须要尽快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确定自己的个人财产。
  
  摊上这么一个“亲家”,他随时都有家破人亡的风险!
  
  ……
  
  晋城。
  
  某高档小区。
  
  万家。
  
  “乐乐,你妈终于同意我们的婚事了,这真的太好了。”
  
  万飞章坐在轮椅上,满脸幸福的看着床头的温乐。
  
  此时的他。
  
  满脸淤青,手臂上也有不少拐杖留下的伤痕。
  
  时不时有些疼痛。
  
  但因为温乐出现后,他只觉得无比甜蜜。
  
  这中间发生了很多波折。
  
  但有句话说的好,好事多磨。
  
  他觉得,他们两人一定会有幸福光明的未来。
  
  可温乐却全程愁眉不展,似乎并不是很高兴。
  
  “昨天……你爸说的话,是真的?”
  
  温乐紧咬着下唇,终于忍不住问道。
  
  万飞章愣了一下:“哪句话?”
  
  昨天他爸暴怒。
  
  给他一顿猛揍。
  
  他现在想到昨天的场景,都有点发怵。
  
  “你爸说,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温乐看了眼他,提醒道。
  
  万飞章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无所谓的说道:“他以前天天这么说,你别放在心上了。”
  
  “他没怎么跟你接触,还不知道你的贤惠,以后相处久了关系肯定能缓和。”
  
  “经历了这么多,咱们终于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你如果不喜欢我爸,我们明天就搬出去。”
  
  “我爸在晋城,给我们准备了一套婚房。”
  
  “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疼你,只对你一个人好……”
  
  坐在轮椅上的万飞章,继续舔了起来。
  
  脸上写满了幸福。
  
  但温乐却没有这么乐观,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次日。
  
  温乐推着乘坐轮椅的万飞章,前往了他们的新房。
  
  却发现连门都进不去。
  
  万飞章手上的钥匙,根本打不开大门。
  
  万飞章愤怒之下。
  
  拨通了老爸的电话,质问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以为我跟你说的断绝关系,是说说而已?”
  
  电话那头。
  
  万中元冷笑了一声:“还好房子车子还没过户给你,我全部收回了!”
  
  “另外,你以后要钱什么的,不要找我了,既然都结婚了,那就踏踏实实去找个工作,自己养老婆!”
  
  说完。
  
  万中元便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万飞章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脸色无比难看。
  
  房子,车子,一时间全部都没了。
  
  还有他每个月的零花钱……
  
  好像也没了。
  
  “乐乐,你别担心,我可以去赚钱的!”
  
  万飞章抬起头。
  
  看到眉头紧锁的温乐,连忙安慰说道:“等我伤好了,我就去工作,以我的学历,找个月薪七八千的工作,绝对不在话下!”
  
  “他不就有几个臭钱吗?我们靠自己,一样可以过的很好!”
  
  “只要有你在,我觉得在哪里都是幸福的……”
  
  可温乐听完他的这番话。
  
  却一下子爆发了,讥讽道:“凭你?”
  
  “你知道现在晋城的房价多少吗?”
  
  “你知道买化妆品、买包包、抚养下一代,要花多少钱吗?”
  
  “别的不说,我现在就问你,我们现在住哪里?”
  
  “租房子住?”
  
  “月薪七八千有什么用?你得存多少年,才付得起一个房的首付?”
  
  “难道要让我陪你吃十几年的苦,住在几个人合租的破房子里,忍受着异味,天天逛菜市场自己做饭吗?”
  
  “就凭你一个人,哪里结的起婚?”
  
  其实。
  
  还有一句话她没说。
  
  不仅她要吃苦,自己弟弟也要一起吃苦。
  
  没有了万中元的支持……
  
  他们的生活,绝对会无比清贫!
  
  而这。
  
  并不是她所想要的!
  
  她固然喜欢万飞章,但却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
  
  “你……你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啊……”
  
  万飞章被温乐连番质问,只感觉心一顿拔凉。
  
  像是被捅了一刀。
  
  “喜欢?喜欢有什么用?喜欢能当饭吃吗?”
  
  温乐却满脸不屑,嗤笑了一声。
  
  她早就过了那种天真浪漫,憧憬爱情的时期。
  
  没有物质的爱情……
  
  终究是一盘散沙,风一吹,就散的那种。
  
  这种没房没车的“贫苦”生活,她一刻都不能忍受。
  
  最后。
  
  她凝望着万飞章,开口说道:“你还是去找你爸认个错吧。”
  
  “我不!”
  
  万飞章昂着头,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颇有骨气。
  
  但温乐的一个眼神……
  
  立即让他妥协了。
  
  只能紧咬着牙,拨通了老爸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
  
  “爸,我错了。”
  
  “哦?错哪里了?”
  
  “我不该和你吵架,也不该去找秦叔询问怎么起诉你,更不该跟你对着干……”
  
  万飞章满脸通红,低声下气的说道。
  
  电话另一头。
  
  万中元颇为讶异,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认识到了错误。
  
  语气也跟着缓和了一些。
  
  说道:“知道错了就好,父子没有隔夜的仇,你们赶紧去把离婚给办了,回头我给你介绍个贤惠持家的老婆。”
  
  “我跟你说,爸是过来人,找老婆不能只看长相,还要看贤不贤惠。”
  
  “那些旺夫的女人,可以支持男人的事业,让男人没有后顾之忧,不会添乱,就比如你妈。”
  
  “而那些败家的女人,只会给你添堵,把家里搞的天翻地覆,有事没事找你闹,就比如说温乐。”
  
  “古话说的好,娶妻娶贤不娶色,女人对家庭真的很重要……”
  
  在电话里。
  
  万中元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大堆。
  
  劝说儿子回头是岸。
  
  而电话的这头。
  
  万飞章和温乐听着听着,脸色愈发难看。
  
  ……
  
  三日后。
  
  养老院。
  
  开庭审理的时间到了。
  
  大清早。
  
  养老院的大门口,张清源、李卫国等人便集合在了一起,准备前往法院吃瓜。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些天里。
  
  他们得知了了一些关于副院长家的“彩礼纠纷”。
  
  闲了这么多天,他们都想去凑个热闹。
  
  “108万的彩礼啊,也不知道能不能要的回来!”
  
  “应该要的回来吧,听说副院长向小秦请教了好几次,被告现在担心的应该是几年的问题。”
  
  “想当年我们结婚的时候,彩礼两块钱都不到,现在居然涨的这么离谱了。”
  
  “你们等等我,让我知道谁偷了我的拐杖,我非要抽死他不可!”
  
  “……”
  
  秦牧跟在张清源等人的身后。
  
  听着他们的讨论,嘴角不由抽了抽。
  
  作为护工。
  
  他的工作之一,就是照看这些老人,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尽管这个案子和他关系不大。
  
  但这次“娱乐活动”,他也得参加,防止这十多个老人出现什么意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