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国全知晓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538章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幽州。
  
  曹军后路大营。
  
  事情发生变化的时候,曹尚根本没想到……
  
  曹尚是运粮官,从邺城到这里的运粮官。
  
  一个普通的小军官。
  
  曹纯大部队出发,虽然说有携带粮草,但也是要后方不断运输补充的。
  
  粮队是傍晚前赶到后路大营的,等把运来的粮食军械盘进仓库再办完交割,天色已经基本上全黑了。
  
  曹尚和几个手下凑在一起议了一回,都觉得反正也没给他们定个返回的期限日程,干脆就在这里休整两三天再往回走。
  
  眼看着曹纯就要和胡人接战,说不定大家也能捞上一场仗打。
  
  曹尚心里还存着这样一个念头,若是能得到些功勋,说不得自己就不用再当这个小小的运粮官,可以往上走一走?
  
  毕竟不是所有姓曹的都是曹操亲属,想要向上,总是要付出一些什么。
  
  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运粮队也是疲惫,确实需要休整。
  
  从上上个月开始,他们就已经开始先期往这里运送粮草,来来回回的奔波,其间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如今人人都是困乏疲惫得要命。
  
  虽说当下周边的胡人比较少了,也不至于说半道上被什么饿疯了的流民打劫,但是来来往往的奔走,再加上白天执勤晚上值守,人人都紧绷得犹如拉满的弓一样,要是再不休息,难免有弓折弦断的危险。
  
  可是想要留下来,并非是曹尚一个人说了算。
  
  曹尚必须出面和后路军大营总管夏侯尚交涉看能不能在大营里为粮队找一处休整的地方。
  
  虽然同样是叫尚,但是两个尚的地位完全不一样。
  
  夏侯尚压根就不见曹尚,只是派了个文吏对付了一下。文吏也有些为难,大营之中本来是有一块专门供粮队歇息的空地,也有几十顶大帐篷,但是当下差不多都被这几天里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的其他运粮队给占了,眼下一时半会之间实在是没有办法满足曹尚的要求。
  
  不过,看在多少姓曹的份上,小吏也不好说做得太过分,最终协调了一下,给曹尚腾出了两个帐篷……
  
  问题是两个帐篷能干什么?
  
  让谁住帐篷才算合适?
  
  住不进帐篷的人又该怎么办,难道还象路途上那样天当被盖地当床?
  
  那还叫什么修整?
  
  不过小吏也无奈,一摊手,说他尽力了,要是不行,让他再去找夏侯尚。
  
  看来这事也只能这样了,两顶帐篷就两顶帐篷吧,总比没有强。
  
  随后曹尚将一些身体比较差,年龄比较大的兵卒送到了帐篷那边,自己却和其他人蹲在了营地之外的一处避风山坳之处。
  
  这么做,自然引起了两种不同的反馈,有人嘀咕说曹尚假模假样捞名头,有的人说曹尚有当担会体恤兵卒……
  
  反正曹尚心中清楚得很,他现在没有多少本钱,自然也没有办法像是夏侯尚一样有关系,只能靠这些手下兵卒。
  
  后路军大营,占地很广。
  
  按照三才阵列,左右两个小营地,中间一个大营地。
  
  曹尚等人没有办法进入到营地之内安歇,便是距离大营三四里外的一个小山坳之处,相对来说距离大营有一些距离,但是好在算是避风,然后用些树枝什么的遮挡一下,压住了油布,垫上干草和毯子,倒也算过得去,毕竟在路上,有时候要睡露天,那滋味真是……
  
  没办法,近一些的都有人了。
  
  毕竟送粮队可不仅仅是只有曹尚一组。
  
  临近夜半的时候,曹尚习惯性的醒了,准备起来巡查一番。
  
  等有些昏沉的站了起来之后,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是在哪里,似乎并不需要查岗查哨了。
  
  睡蒙了。
  
  可是这么一折腾,便是再难入睡,干脆就不睡了,走了几步爬出山坳。
  
  夜风呼啸。
  
  远处的后路大营还有些火光闪动着。
  
  夜风呼啸。
  
  点点的繁星缀在天穹上,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清冷的光。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可是曹尚心中忽然跳了一下。
  
  似乎有一些细微的声音,若隐若现的在夜风当中混杂着。
  
  过了片刻,远处漆黑一片的天地之间,忽然有一点红光一闪而过,随即星星点点的火,就象水撒进滚烫的油锅中一般轰然炸开,瞬间就喷出了一大片。
  
  几乎是于此同时,在远处大营之中也响起了一连串的报警声,叮叮当当的响成了一串,急促的号令此起彼伏。
  
  不及半刻,后营大门豁然敞开,门里抢出两队兵,疯一般地飞快清理着门口设下的几道拒马,整理出已一条通道来,旋即大营里面奔出一支骑兵,风驰电掣般朝火光亮起的方向疾驰而去……
  
  曹尚知道,这是查勘的,也是试探,甚至可以起到一定的缓阻的作用,但是看眼前的这些火光,恐怕是有些不足。
  
  『这要是……』曹尚喃喃出声,『这是冲着大营内的粮草而来的啊……这要是没了粮草……曹将军在北地……』
  
  曹尚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也让跟着他的兵卒吓得够呛。
  
  手中没有粮,谁不害怕?
  
  若是没有了粮草,不管是将军,亦或是大佬,都要腆下脸来去搞!
  
  一旁的兵卒甩了甩脑袋,就像是要将脑海当中恐怖的想法甩出头去一样,『曲长,营地里怎么说也有大几千人,还有近万的民伕,就算是被攻击,守一守总是没有问题的罢?只要守个几天,就足够曹将军过来救援了!』
  
  曹尚对他的话不置可否,皱着眉头只是仔细端视着远处大营情况,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更远的那一片火光之中,良久若有所思地点头又摇头,再转过头去看了望楼上的示警灯笼,就象在等待着什么。
  
  万人大营,当然不可能都蜷缩在一处。
  
  可是这左右两个小营地……
  
  恐怕就危险了。
  
  又是过了片刻,在营地之中奔出了传令兵,一路大吼道:『将军有令!所有在外兵卒立刻整队,进大营内候命!』
  
  一路奔,一路喊,顿时有些人从各处奔出,向营地内而去。
  
  曹尚看着,脸色忽然一变,脱口而出:『坏了!这个蠢货!』
  
  曹尚猛的跳了起来,『快!跟上!』
  
  这些在营地之外的兵卒,临时集结地方,当然是在后营纵深处的辎重营。
  
  辎重营早已经接了命令,接连拆了几十顶民伕住的帐篷清理出来一块场地接收人员,辎重营几个管事主簿带着人跑前跑后地协调,人人忙得声嘶力竭满头是汗,可还是架不住纷乱的人涌动,再加上黑夜之中一时间难以确认统属,混乱一片!
  
  在这一片地方上,自然也是有安排一些兵卒维护秩序的,可是这一小队兵卒那里够用?被乱哄哄的人流一冲,顿时就变得七零八落。
  
  曹尚带着几个兵卒,也在其中。他扶着被挤得歪斜的兜鍪,奋力的向前。
  
  周边到处都是人,面混乱人声嘈杂,即便是相隔不远,也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一些什么。
  
  曹尚脸色铁青,神情异常地严峻凝重,他不断的拨开人群,四下寻找,企图找到在后营当下的管事军校或是官吏,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营地之内冒出了一点艳丽的火光,然后转眼之间就迅速扩大!
  
  『走……走水了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