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秦之罗网之言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零三章 地泽二十四阵法 1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田言闻言,心下一惊,但面上不动声色。
  
  “魏言是我,我不是魏言。”田言微微一笑,对着六大长老平静道。
  
  仿佛那如风暴一般的压力和气势不存在一般。
  
  六大长老各自对视几眼,以他们数年甚至十数年如一日的默契,自然已经明白各自心中心意。
  
  “你此来所为何事?可是为了找回曾经的农家弟子身份。”谷神长老开口问道,沧桑的声音在强横内力的加持下显得威严无比,他并未大声开口,可他的声音却显得振聋发聩,若惊雷一般。
  
  “此来,只为问心无愧,是否重新赋予我农家弟子的身份,由六位长老决定。”田言平静开口道,一席星蓝色衣衫在六大长老气势形成的风压下剧烈的飘动,但田言依旧伫立于原地,巍然不动。
  
  谷神闻言,微微一笑,随后便继续闭目打坐。
  
  不能所有的话都让他一个人说了不是?
  
  既然是来找回自己农家身份的那就好办了。
  
  她说让他们六人来决定去留,身份,那不就是重回农家吗?
  
  要不然呢?
  
  他们还能把到家门口的绝世天才推出去,然后告诉她你应该去为其他的诸子百家效力不成?
  
  他们要是干了这么蠢的事情还不得让万章那个老家伙笑掉大牙?
  
  至于接踵而至的罗网的追杀,秦国的打压?
  
  笑话!
  
  白起都让他们六个宰了,难道把眼前的田言赶走,或者杀了,秦国和罗网就不对付他们?
  
  只不过,还需要考验一番。
  
  不过结果早已注定。
  
  绝世的天才得到特殊的照顾不是必然的吗?田言值得这个待遇。
  
  陈胜,吴旷?他们能和田言比?
  
  规矩?
  
  规矩比农家的续存,比冢外的神农祖师像还能不能继续屹立不倒更重要吗?
  
  不过他们几人其实对田言已经有了一个最初步的印象。
  
  她本可以悄悄回到农家,隐瞒之前的经历,不惊动任何人,可她却选择了来到此地,足见其赤诚心性了。
  
  “春蚕不念秋丝,夏蝉不知冬雪,枯荣不为人命,盛衰不由王权。
  
  你,可解话中之意?”这一次,是厉师长老开了口,询问道。
  
  他脸戴面具,转头望向田言道。
  
  这个问题在原著中六大长老也问过陈胜吴旷。
  
  得到的正解答案如下:
  
  春夏秋冬四时运转自有其规律,好比人世枯荣盛衰,并非人力所能干预,很多事情的结果早已注定,强求不得。
  
  这或许是正确答案,但田言并不想这么回答。
  
  因为顺着这话头说下去他们就该劝退了,虽然最后还是手底下见真章……
  
  不过这样节奏不就在对面手里了吗?
  
  这怎么可以?
  
  “每一个踏入此地的人,都会被长老问这个问题吗?”田言反问几大长老道。
  
  厉师:?
  
  “所以,你的答案呢?”厉师追问道。
  
  “于这一片天地而言,我身渺小,如朝菌,蟪蛄一般,不知晦朔,不明春秋,逍遥一世,尚又何求?
  
  解如何,不解又如何?”田言沉吟片刻,冷静道。
  
  “结果已经注定的事情,又何必去费力追寻?”厉师开口询问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