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嫡女御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七章 薛老爷是个奇葩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玉奴黑着脸跟在凌暮然的身后,进门就杵在那里也不倒茶。
  凌暮然果然脸皮厚,上前笑道:“小侄见过大夫人。”
  大夫人点点头,脸上的笑有些不自然:“贤侄有礼了,快坐。”
  凌暮然大方的坐下,薛柔儿淡淡一笑:“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玉奴不知道怎么想的,转身出去没多久又回来,将手里的茶呯的一下放在凌暮然面前。
  凌暮然打开茶盖儿,里面居然是冷水,茶叶佝偻在内根本就泡不开。
  他将茶盏放下,说道:“今日是想问问富贵轩里那批新首饰可是你做的?”
  薛柔儿笑道:“凌公子这是抬举柔儿了,柔儿是个脑子迟钝之人,怎么会设计出那么精巧的东西!”
  凌暮然来此定然是打探过的,他淡淡一笑,说道:“其实那批琉璃虽然是经过我手的,但我也是被害人。你可愿听一下我的解释?”
  薛柔儿望着他,问道:“你是受害人?这可是新鲜事儿,说说吧。”
  凌暮然说道:“这批琉璃是九夫人托我卖掉的,当初见你外公急于翻身便从中牵线卖给你外公了,我也后来才知道那批琉璃有瑕疵,所以我才是无辜受牵连的。”
  薛柔儿见他不似说假话,心内琢磨了一下,看来问题还是出在九夫人身上。她很有可能与外公生意衰落有关联,想必是为了当上薛府主母,她已经筹划许久了。
  凌暮然见薛柔儿不说话,便问道:“如今你知道真相,可还生气?”
  薛柔儿说道:“既然如此那是我错怪你了,如今误会已释就不多留公子了,玉奴,送客。”
  凌暮然未料到她居然要赶自己离开,立即露出令人炫目的笑容:“柔儿,你我乃未婚夫妻,难道我多留一会儿都不行吗?”
  薛柔儿淡淡的说道:“凌公子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即便是订了亲也不能随意见面,更别提拉拉扯扯的打情骂俏了。”
  凌暮然闻言心里一喜,心想:“她果然是在吃醋了,很介意自己与薛晴儿的过往。”
  “柔儿,我与晴儿没什么,她把我当哥哥而已。”凌暮然解释道。
  薛柔儿笑道:“凌暮然,你听好了,你与薛晴儿如何跟我无关,请!”
  凌暮然眉头一皱,心想:“女人吃起醋来真不可理喻,罢了,过后哄哄就是,何必在这风浪尖儿上碰钉子。”
  “好吧,下个月的七夕庙会不知柔儿可有时间?”凌暮然只好用外出约会这一招了。
  薛柔儿想了一下,说道:“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凌暮然见她没有拒绝,心里一喜,说道:“好,告辞。”
  大夫人见凌暮然远去,不由得担忧的说道:“柔儿,他是你未来的夫婿,你不可如此冷淡。”
  薛柔儿说道:“娘,您忘了他是怎样陷害外公的吗?”
  大夫人叹道:“他不是解释过了吗?这事儿与他无关。”
  薛柔儿叹道:“娘啊,你就是太善良,太柔顺,这才闹到如此地步。虽说女人嫁夫从夫,却也不是这么从法,罢了,以后女儿会为娘亲争夺一片天的。”
  大夫人眼中充满希翼,她的女儿不一样了,也许真的可以让薛立再次对她展开笑容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