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嫡女御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 委屈与否命值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凌暮然居然落井下石的说道:“不仅如此,伯父不想受牵连,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休了大夫人来撇清自己了。”
  薛柔儿银牙紧紧咬着下唇,一滴鲜血滑落,她怒视凌暮然:“你滚,你最好祈求我娘没事,不然我让你陪葬。”她此刻恨死这个男人。
  凌暮然嘴角泛起诡异的笑容:“是么?恐怕没那么容易,你就不想知道你那么精明的外公为何会上当吗?这等货色若没有熟人介绍,他肯定不会收吧!”他从袖口里拿出一袋东西扔到薛柔儿身上,然后冷笑着离开竹林。
  薛柔儿将袋子打开,里面是指甲大小的琉璃珠子,乍一看还不错,但仔细一看就能看见这些琉璃珠都是经过刻意打磨和挑选的,每一个上面不大不小的都会有个气泡。初见时完好,但一经碰撞,壁薄的地方就会破裂露出孔洞,好好的琉璃珠便成了孩童手中的玩的廉价弹珠。肯花这么大心思的人该有多恨外公?
  而这些琉璃珠大小均匀,男人大拇指的指甲那么大,穿孔来做项链和手链是万万不可的,究其原因便是太大,试想那个女孩会带着如此夸张的珠子项链或者手链出去招摇?
  薛柔儿脑子里飞快的闪过这些,但她眼前首要的是唤醒娘亲。她用指甲掐着大夫人的人中,心里惴惴不安。
  “哎……咳咳咳……”大夫人吐出一口气,猛的咳嗽起来。
  薛柔儿惊喜的说道:“娘,您别担心我一定想办法救外公。”
  大夫人脸色惨白,摇头道:“柔儿,你能有何办法?罢了,休就休吧,娘要回去跟你外公死在一块儿。”
  玉奴和薛柔儿将大夫人扶到床上,薛柔儿说道:“玉奴,我们可有办法出薛府?”
  “出去?大小姐是想回去看看?”玉奴问道。
  薛柔儿点头道:“没错,我们最好能偷偷的出去,反正这里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来。”
  玉奴说道:“那我们只能钻狗洞,但是太委屈大小姐了。”
  薛柔儿笑道:“我们的处境连狗都不如,何来委屈?你带路,我们尽快出去。”
  玉奴看了一眼昏睡的大夫人,将她背在后背上,带着薛柔儿出了竹林。
  薛府的狗洞都砌得方方正正,身材瘦小的她们很容易就钻了出去,外面是偏僻的巷子,没人注意到她们。
  三人来到王府,门口连个人影都没有,门上的灯笼掉了一个,显得萧瑟落魄。
  薛柔儿上前拍门,拍了半响都没人来应门,她用力一推,那门便开了。三人走进去,昔日家仆成群的大院如今落叶满地,曾经娇艳的花朵都枯萎了大半。
  前厅里座椅上都蒙了薄薄的灰尘,她们不得不直接进了后宅。
  一个身穿蓝色长衫,满脸胡茬的憔悴男子在门口焦急的徘徊。
  薛柔儿唤了一声:“舅父。”
  那男子抬头看向薛柔儿,眼中浮现迷茫。他是大夫人的胞弟,王瑞。
  薛柔儿再次唤道:“舅父。”
  王瑞震惊的看着薛柔儿,半响才问道:“你是柔儿?你会说话了?”
  薛柔儿点头道:“舅父,外公如何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