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嫡女御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 人不犯我我不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管家穆儒正色说道:“老奴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老夫人的身躯在颤抖,眼中闪过惊慌。
  薛立就不明白了,在他印象里即便是天塌了也不会让他娘眨下眼睛,如今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居然能让他娘吓得如此模样!
  “娘……出什么事了?能告诉孩儿吗?”薛立问道。
  老夫人伸手在薛立脸上摩挲片刻,眼中露出宠溺之色,说道:“能否听娘一句话?”
  薛立正色说道:“娘尽管说,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孩儿都不会眨下眼睛。”
  老夫人脸上现出欣慰,说道:“乖乖去睡觉。”
  “啊?”薛立呆若木鸡。
  老夫人起身,碧香立即过来搀扶。
  “老夫人可是要回去歇着?”碧香问道。
  老夫人点点头,她们走出门外后,老夫人说道:“去竹苑。”
  碧香也不问缘由与碧柔扶着老夫人走向薛柔儿的住所。
  而此刻的薛柔儿正忙着给大夫人降温,这样的高烧继续下去恐怕会烧坏脑袋。可恨的是她们无权去请大夫,必须老爷同意才可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狗屁家规。
  老夫人进门就看见薛柔儿细心的为大夫人擦拭身体,而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渗出的鲜血染红了。可见薛柔儿是非常孝顺的女子,但……
  老夫人还来不及细想,玉奴已经看见她,立即上前跪下说道:“见过老夫人。”
  薛柔儿闻言转身施礼:“祖母。”
  老夫人坐下后说道:“你们都出去,老身要跟柔儿单独谈谈。”
  玉奴看了看薛柔儿,碧香上前将她拉了出去,还将门关上了。
  薛柔儿被老夫人打量的头皮发麻,这个老夫人凌厉的让人害怕,可是她挺直了腰板没有显出卑微之色。
  老夫人一叹,说道:“你瞧你,身上还流着血怎么就不上药?”
  薛柔儿见老夫人不似进来时那般凌厉,心里松了口气,恭敬的说道:“祖母,柔儿这里没有药。”
  老夫人一怔,打量一下竹苑,简陋寒酸的连碧香的住处都不如,可见这个大儿媳和大孙女在薛府是多么的不受待见。
  “回头我让碧香送来。”老夫人叹道。
  薛柔儿说道:“祖母,柔儿不过是皮肉伤,可是娘亲病的很严重,敢情祖母唤个大夫来瞧瞧。”
  老夫人点点头,对外喊道:“碧香,去请刘大夫。”
  “是,老夫人。”碧香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房中一下安静了,只有诡异的气氛在流动,薛柔儿毕竟年轻,先受不住了,开口说道:“祖母来此不是看望柔儿这么简单吧?”
  老夫人眉头一皱,说道:“在柴房你的第一句话可还记得?”
  薛柔儿眼中显出茫然,随后又想起那声诅咒,当下心里一沉,难道老夫人是来问罪的?可是她如此问了,一定知道了那句话,便直言说道:“我若死,薛家亡!”
  老夫人没有第一次听见这句话时的震惊,心里反而涌出了酸涩:“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可那样的话日后万万不要说了,一笔写不出两个薛字啊!”
  薛柔儿神情淡定,不卑不亢的说道:“祖母,以前是柔儿太过软弱才被人欺负了这么多年。如今晴儿想通了,若为人上人便不能一味的让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