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嫡女御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楔子 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月色如水,照得大地一片清冷,窗前坐着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她身形纤瘦,肤如凝脂,一双凤目含着淡淡的忧愁,水蓝色的衣裙衬更添了几分神伤,衣袖滑落手肘处,骇人的青紫痕迹布满她的一双玉臂。白日里九夫人又借故毒打了她一顿,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要挨多久。
  “大小姐,大夫人在佛堂晕倒了,您快去看看吧!”侍女荷香一路小碎步跑来。
  薛柔儿立即起身用手比划:“娘亲怎会晕倒的?”她出生便有天疾,口不能言。
  荷香说道:“九夫人说了些不中听的话,大夫人气的晕倒了,快去看看大夫人吧!”
  薛柔儿点点头,迈步出门向佛堂走去,她却没注意到这都子夜了,大夫人和九夫人还在佛堂做什么!
  佛堂里燃着蜡烛,门扉半掩,不知何时荷香却不知去向。
  薛柔儿走进佛堂,里面没有人,她想呼唤,却无奈口不能言,只能发出嘶哑的啊啊声。
  佛堂里除了蜡烛的劈啪声外并无人声,薛柔儿心里感到不妙,想退出去可是大门不知被何人关上,怎么也打不开。
  “嘿嘿……”一人怪笑着从佛像后面走出来。
  薛柔儿回头一看,居然是府里喂猪的长工二毛子。她看见二毛子脸上的淫笑后心中警铃大作,她疯狂的拍打门板,可夜深人静,佛堂又偏僻,根本无人来救她。
  “嘿嘿……没想到大小姐能看上俺,俺真是万幸,来来,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嫁人,那咱们今夜便做了夫妻罢!”二毛子立即扑了过来将薛柔儿扯入怀里,一双肮脏的大手肆意的乱摸。
  薛柔儿拼命反抗,口鼻充溢着猪食的馊味儿令人作呕,却无奈对方人高马大,挣扎间二毛子扯破她的衣裙,将她按倒在地……
  二毛子翻身骑在薛柔儿身上,将她的一双手攥住死死的按在地面,而他另一只手扯掉自己的裤子又开始去掀薛柔儿的裙子……
  薛柔儿眼中布满恐惧,口中啊啊的叫声只能让二毛子更加兴奋……
  “呯——”佛堂的门被人大力踹开。
  薛家老爷薛立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口,他身后跟着一群女人神色各异的看着屋内二人。
  薛柔儿如见到救星,口中啊啊的求救,泪水泉涌而下。
  二毛子赶紧起身提上裤子,满脸堆笑的说道:“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薛立冷哼道:“谁是你岳父?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毛子瑟缩一下,说道:“小的与大小姐交好,曾几次在这里温存,大小姐说了今世非小的不嫁。”
  薛柔儿用手捂着残破的裙子拼命摇头,可是她口不能言,根本就无法辩解。
  薛立并非愚笨之人,他哼道:“唤荷香来。”
  没多久,荷香便跪在外面。
  薛立问道:“你是怎么伺候大小姐的?”
  荷香说道:“回老爷,奴婢只是个下人,也曾多次劝说大小姐不要乱来,但大小姐是主子,奴婢人微言轻,大小姐根本就不听,几次三番与这个二毛子厮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