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尹神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八十三章:造物主和神降之地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不论哪一种结局。
  
  他要么死,要么比死还要可怕。
  
  但是已经不重要了,当他输掉的那一刻生死就已经没有了意义。
  
  此时此刻。
  
  瑟罗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另一个疯子。
  
  他意识屹立于万丈高空,俯瞰向人间。
  
  “阿克曼蒙。”
  
  “和我一样疯狂的家伙。”
  
  他的话语突然化为了强烈的不甘心,似乎在对着对方怒吼。
  
  “做一个超越疯狂的存在吧!”
  
  他声嘶力竭,似乎在用灵魂发出声音。
  
  “前进,前进,前进。”
  
  “没有任何禁忌,不被任何存在阻挡,哪怕是诸神。”
  
  “连同我的那份一起,挣脱这命运的枷锁。”
  
  瑟罗带着颤音,还有期盼。
  
  “没有任何人可以俯视我们。”
  
  根源之树消失,瑟罗也一瞬间失去了庇护。
  
  无尽高空之中,一轮神之月显露了出来,照耀在了瑟罗的身上。
  
  意识直面永恒的神之月,这是生命不能承受的伟岸。
  
  瑟罗回过头,看向了神之月。
  
  瑟罗彻底愣住了,他疯狂激动的表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这就是,我的结局?”
  
  他看着这璀璨的银月,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安宁。
  
  “这是月亮?”
  
  “真……”
  
  他吐出了一个字,但是眨眼间就变得哑口无言。
  
  美丽、伟大、神圣。
  
  这些词似乎都不足以形容祂之万一。
  
  就好像用大和广阔来形容宇宙,用漫长来形容时间。
  
  他愣愣的看着神之月。
  
  眼睛都不眨一下,任由那强大的引力拉着他的意识前往遥远的彼岸。
  
  他的意识一瞬间被拉到了星空之中,体会着那浩瀚银河星海的无垠。
  
  他没有恐惧,因为恐惧都似乎被这永恒和无垠给吞噬掉了,他就好像一粒尘埃掉进了大海之中。
  
  瑟罗的脑海之中浮出了一种又一种想法。
  
  “我要死了?”
  
  “能够死在这样的地方,好像也不错。”
  
  “就是可惜。”
  
  “不能将那个家伙给吃掉,不能将深渊也给吞噬。”
  
  他的意识脱离了身体,被拉向了那神之月,拉向了神之月背后的存在。
  
  他抬起头。
  
  看到了一颗屹立于宇宙和光阴之外的伟大星辰。
  
  而他自己,则被光阴瞬间腐蚀,被岁月消磨。
  
  时光逆转岁月,他看到了过往不断的从身边流淌而过,过往种种都从身边倒流。
  
  恍惚间。
  
  记忆定格在一瞬间。
  
  他又看到了年少时候的那个瑟罗,看到了卑微低贱如尘的自己。
  
  “这里是……”
  
  瑟罗站在时光的留影里,看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他最想抹去的一切。
  
  光鲜亮丽的神庙阶梯下,他满身污秽。
  
  一群孩子以胜利者的姿态,对他大肆奚落,嘲笑他的痴心妄想,嘲笑他的不自量力,嘲笑他的卑贱和懦弱。
  
  “哈哈哈哈哈!”
  
  “他真的吃了,他真的吃了。”
  
  “傻子,这是一个傻子啊!”
  
  “他家是兽医啊,或许他们家就是专门吃这个的吧,早就习惯了。”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年轻英俊高贵的神侍鄙夷的对着他说。
  
  “不好意思,神庙不能收你这样的污秽之人,那有损我们神庙的荣光。”
  
  “神侍可是凡间最高贵的存在,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妄想的。”
  
  看着这记忆的画面,如此清晰的再眼前重放。
  
  瑟罗这个食尸者,这个妄图吞噬神明的怪物。
  
  此时此刻却发现。
  
  自己最想要的吞噬,最想要让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
  
  不是台阶上的神侍,不是月蚀城,也不是那高高在上俯视人间的神灵。
  
  而是。
  
  他自己。
  
  那个懦弱,卑贱,丑陋的自己。
  
  他浑身战栗,嘴巴都在打颤。
  
  他一点点的上前,来到了幼年时的自己面前。
  
  他看着自己,目眦欲裂。
  
  “站起来啊!”
  
  “废物!”
  
  “不要向任何人低头。”
  
  但是年幼的瑟罗只知道害怕,只知道瑟瑟发抖,卑微恐惧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瑟罗看着自己,看着软弱卑微的自己。
  
  突然忍不住大笑起来。
  
  “真是个废物啊~”
  
  一瞬间。
  
  瑟罗化为黑影,吞掉了幼年时代的瑟罗。
  
  小时候的瑟罗,现在的瑟罗。
  
  一同消失在了时光的留影之中。
  
  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没有知晓他的曾经。
  
  同样。
  
  也没有人在乎。
  
  -----------------------
  
  深渊。
  
  原罪邪神肖注视着瑟罗的一举一动,通过在他身上留下的后手看到了他所有看到的景象。
  
  根源之树的浮现,各大智慧种的影子浮现,还有智慧王冠誓约的要求。
  
  肖全部都看到了。
  
  只是最后瑟罗直视神之月的源头的画面,原罪邪神肖就不敢再看了。
  
  要不然祂也会一同死在了永恒星辰的光影之下,意识湮灭在岁月倒影的消磨之中,
  
  不过。
  
  这是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智慧的根源。
  
  “智慧的根源。”
  
  “智慧的根源由万灵组成,那里是万灵的意识本源汇聚之地,只有祂存在的时候,智慧才存在。”
  
  “根是灵性,干是智慧,枝是欲望,叶是知识。”
  
  “四大权柄,最终结出了四颗通往根源的果实。”
  
  肖情绪也有些激动,祂的渴望,祂的执念此刻似乎燃起了。
  
  “不只是四颗,可以通过智慧种的誓约沟通智慧根源,最终应该也结出自己的智慧果实。”
  
  “每一个智慧种,都得到了智慧根源的认可。”
  
  “每一个种族,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道路。”
  
  肖经过了多次观察,多次实验数据的收集。
  
  似乎终于触摸到了智慧根源的部分秘密。
  
  肖也知道真理与知识之神、欲望与炼金之神两位神祇,都在建立着自己的神系,毕竟这两人的动作最近都不小。
  
  而神系的建立,关系到自身权柄的圆满。
  
  就好像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和使徒苏科布,阿赛神拥有知识的权柄,但是知识的主权柄下还有多个权柄,文字便是其中之一。
  
  祂自身无法圆满这么多权柄,就必须将权柄的种子分裂出去,让自己的从者替自己圆满权柄。
  
  这就是神系存在的意义。
  
  苏科布便是未来替阿赛神圆满文字权柄的从神。
  
  当一个神系彻底建立起来的时候,当一个又一个从神出现,当整个权柄彻底完善。
  
  也就是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亦或者伊瓦神彻底进入根源,成为真神的时候。
  
  “我如果通过种族誓约沟通智慧根源,凝结出智慧果实。”
  
  “是不是也能够建立起一个神系。”
  
  “深渊神系。”
  
  “从而迈入智慧根源的大门,成为真神。”
  
  “获得真正的永恒,触摸到真正的智慧。”
  
  这个神系或许比不上灵性、智慧、欲望、知识四大权柄,但是同样也可以走出一条通往根源的道路,通往真神的道路。
  
  不过这种方法是依靠在种族之上,依靠在誓约之上,而不是依靠在四大主权柄上。
  
  很有可能是有些弊端的。
  
  例如一旦种族衰弱或者消亡,自身也会受到影响,例如神系和力量的强大受到种族约束。
  
  肖一瞬间就联想到了很多。
  
  这些还是未知的,还需要真正尝试的时候才知道。
  
  不过。
  
  这无疑是一条可以走通的道路。
  
  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触摸到了这条路的本质,在看似已经走到尽头的道路上,摸到了往上一步的台阶。
  
  虽然他起步慢了一些,但是也并没有慢多少。
  
  肖手上的笔记不断的掀开,一页页实验数据和设想不断的浮现在上面。
  
  文字凭空的烙印上去,快速无比。
  
  半晌之后,笔记终于合上了。
  
  肖此刻眼中露出了光芒。
  
  “总算是找到方法了。”
  
  自此。
  
  肖最大的目标完成了。
  
  血肉星辰上的邪神看向人间,可以看到祂冰冷的目光里透着执着。
  
  剩下的就是另外一个目标,回收炼狱。
  
  -----------------
  
  神之月的光芒敛去,重新隐匿于黑暗之中。
  
  瑟罗的意识湮灭。
  
  只留下一具诅咒之影留在了原地,这个庞大暗影屹立在天地之间。
  
  恐怖诅咒之力不断的涌动。
  
  黑夜里,可以听到无数人哀哭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
  
  原罪之门突然融入了诅咒之影中。
  
  没有意识的诅咒之影,立刻被另一个意志所占据。
  
  那个意志邪恶而冷酷,神话之力涌动在牧者之河岸边,脚下黑泥涌动。
  
  肖坐在深渊的王座之上,意识却通过暴食之罪操控着诅咒之影。
  
  他根本没有去看月蚀城的蛇人,还有这里发生的惨象,他只关注着诅咒之影内的情况。
  
  “智慧真神的第二条道路,理论上已经可以开始直接进行实验了。”
  
  “炼狱回收,刚好可以弥补深渊的缺陷,也可以作为实验体。”
  
  “炼狱作为深渊种的一部分权限显化,也拥有深渊誓约的力量,将来肯定会成为我的破绽,必须得掌控住。”
  
  肖的眼神是没有焦距的,他的脑袋总是在思索之中。
  
  肖最近也关注到了炼狱的诅咒之源。
  
  这个炼狱之主创造出的东西,不仅仅让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称赞,肖也有些感兴趣的。
  
  “诅咒之源!”
  
  “后面可以研究一下,这是一种有些意思的力量。”
  
  原罪邪神依靠暴食之力操控着诅咒之影,立刻准备离开现世,回到深渊之中。
  
  但是这个时候天空的真理之门彻底压了下来,挡住了诅咒之影的去路。
  
  原罪邪神肖抬头看了一眼真理之门。
  
  真理之门下站着的苏科布突然浑身爆发出了光芒,一个影子从天外投来,和苏科布的身形重叠在了一起。
  
  眨眼间。
  
  苏科布变成了一个带着礼帽,拿着手杖的少年人。
  
  少年人握着手杖,静静的看着诅咒之影。
  
  “肖。”
  
  原罪邪神也停下了脚步,和真理与知识之神对视。
  
  阿赛之前的真理封印已经破了,现在想要再留下祂的原罪之门,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阿赛。”
  
  话语很简短,没有任何多言。
  
  但是背后是无尽的恩怨纠葛,还有仇恨。
  
  两位来自于古老时代的神祇。
  
  一个真身降临人间,一个操控着强大的诅咒之影。
  
  真正的神战即将爆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