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尹神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八十二章:神战落幕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有疑似于新的智慧种存在的誓约发出,食尸鬼之王瑟罗达成了一类族群之王的条件,智慧的根源给予回应。
  
  云海之上。
  
  隐匿于大气层外,环绕着地球旋转的另外一颗隐秘月亮。
  
  其突然之间绽放无穷光芒,显现于天际。
  
  清辉拂过。
  
  时间都好像慢了下来。
  
  云层被染上银辉,大地沐浴着神光。
  
  祂远远高于云层,甚至高于凡人所知的天空的高度极限,深入到了星空之中。
  
  祂的光芒照耀着整个世界。
  
  鲁赫巨岛只是世界的一角,而月蚀城只是鲁赫巨岛上的一点。
  
  这看似声势浩大的神明之战,在凡人眼中令人绝望的末日灭世之景;从亿万里高空看下去,却是几乎不可见。
  
  但是那出现在天空之中的银月,却无人可以忽视。
  
  这一刻。
  
  所有人抬起头,同时看向那轮神之月。
  
  不论是蛇人、还是翼人,亦或者四方的魔怪和魔渊王城的魔灵。
  
  千万生灵仰望星空,分别有着不同的情绪。
  
  有人听长辈们说起过双月横空的传说,听说过神之月的传闻,有人则是第一次知晓和看到这样的奇景。
  
  有人错愕,有人震撼,有人憧憬,有人茫然。
  
  无人知晓遥远的另外一座城市,正在发生着什么。
  
  遥远的他乡之人哪怕知道了,也只会说上一句。
  
  “哦!”
  
  “原来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啊!”
  
  那些看似波澜壮阔,看似跌宕起伏的事件,放在整个世界之中来看,就似乎变得不再重要了。
  
  云海上的知识神国。
  
  阿赛先是看着神之月下,看着原本迷雾和风雨笼罩的月蚀城,在一瞬间变得明朗了起来。
  
  祂就明白了什么。
  
  当然,这也只是注视着月蚀城的人或者月蚀城中的人这么觉得。
  
  实际上整个世界都好像被细雨清洗过一般,月蚀城只是其中之一,并不是特殊的那一个。
  
  纵横交错的封印被打破。
  
  真理封印针对的是瑟罗的意识,是针对信息接收和感官的切断;但是瑟罗通过誓约连接神之月展开的通道打破了封印,让瑟罗冲破封印而出。
  
  一同冲出来的,还有原罪之门。
  
  不过此刻阿赛神已经懒得去管那逃出了真理之门下的庞大黑影,懒得去管那冲出了封印之外的原罪之门,祂从一开始就没觉得这样就可以封印住对方。
  
  祂抬起头。
  
  凝望着天上的月。
  
  祂只是看了一眼,就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肖!”
  
  “你真的疯了。”
  
  “那可是智慧的王冠,造物主点亮的神之月。”
  
  “你就这么想要因赛看到你吗?看到你的所作所为?”
  
  “你以为你也是圣徒吗?”
  
  “你也想要见因赛神?”
  
  阿赛最后说道:“你配吗?”
  
  深渊之中。
  
  肖站起身,走到了骸骨长桌的前面,孤身站在血肉星辰之上。
  
  肖注视着再度出现在人前的神之月,看着祂照进人间的光辉,每个人都可以沐浴着祂的神恩。
  
  唯独深渊没有。
  
  肖注视着那轮月,感受着自己的意识被拖入星空,拖向那永恒的星辰。
  
  祂感受着那岁月的起源和尽头,感受着一切的开始和终末。
  
  直到祂感觉自己在往前,就真的要死了。
  
  这才低下了头。
  
  那是智慧的源头,这一纪元的半神都渴望着抵达智慧根源,成为智慧的真神,连同肖也是如此。
  
  而智慧的源头再往上。
  
  就是造物主因赛。
  
  因为这世间的一切生命和智慧,都是来源于祂。
  
  所以他们才从这轮神之月,从智慧的源头上,看到了造物主的影子。
  
  “看见了吗?”
  
  “智慧王冠,我们的起源。”
  
  “你说此时此刻,造物主是不是正在看着我们。”
  
  肖转过身,重新坐在了神座之上。
  
  “或许,祂从来就未曾在意过我们。”
  
  “神话里从来只有神之长子莱德利基,没有什么神之长子一族。”
  
  肖慵懒的靠着,闭上了眼睛。
  
  然后。
  
  念出了智慧王冠的誓约。
  
  “因为孤独,神创造了智慧之王莱德利基。”
  
  “因为莱德利基的孤独,神又创造了三叶人。”
  
  ”我们只不过是……”
  
  “填补莱德利基孤独的造物罢了。”
  
  陶瓷小人却不敢看那月亮,甚至连话都不敢说了。
  
  它蜷缩在桌角上,连原罪之神的问话它都没有敢回答。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它害怕直视那样伟大的存在,就好像阴暗的影子害怕太阳的光明。
  
  所有人都在看着神之月。
  
  而此刻。
  
  真正直面智慧王冠,直面智慧根源的。
  
  是发下了智慧王冠誓约的瑟罗,食尸鬼之王。
  
  瑟罗的意识化为了一个白色的光影,站在一扇巨大的圆形大门前。
  
  “这就是智慧王冠?”
  
  “我要在祂的见证下,发下成为深渊之王的誓言?”
  
  到如今。
  
  他还以为自己发下的是成为深渊之王的誓约,面前只是缔结深渊之王的见证神器。
  
  一件从未听闻过,名字叫做智慧王冠的神器。
  
  他看着光化的圆形巨门在旋转之中展开,一棵象征着一切智慧种,所有具备思想意识生灵的大树在光芒之中生长出来,充斥整个智慧根源。
  
  根、干、枝、叶,每一个都好像代表着什么。
  
  瑟罗注视着这棵根源之树。
  
  他好像看到了人间诸神,看到了祂们的权柄源自于此。
  
  他看到了芸芸众生,看到了人间所有的心灵意识画面在这里翻腾,不论善恶,不论高低;他看到了所有的意识和思想起源于这里,诞生于这里。
  
  瑟罗突然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这件神器,似乎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满心疑惑。
  
  “这就是智慧王冠,缔结契约的见证神器?”
  
  “那为什么这件神器上,烙印着诸神的权柄?”
  
  “为什么这里,可以看到众生的意识汇聚于此,可以看到人间的万灵?”
  
  还没有等他想明白这件事情。
  
  智慧根源之中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种族的身影,有那些成为这一个纪元主角的智慧种,也有随着岁月消逝在两亿五千万年前的古老生灵。
  
  他看到了蛮荒的大地,看到了亿万年前行走于太古苍凉大地之上的古老种族,建立起一座又一座恍若神灵造物之城。
  
  他看到了原始海洋,看到了鱼类始祖诞生的时代,另一个拥有智慧的种族从无底的海沟之中爬出,建立文明统御着海洋。
  
  他看到了无数火焰怪物翱翔于天空,衍生出了一个新的种族。
  
  他看到了蛇人从壳内爬出,成群的穿梭在生命主宰的神山之巅;长着翅膀的翼人挣脱锁链,翱翔在天空;污泥之中魔物横生,被黑白双翼的堕落天使赐予生育繁衍的能力。
  
  后面四个瑟罗知道。
  
  分别是魔怪、蛇人、翼人、深渊种。
  
  但是前面两个,他连听闻都未曾听闻过,更别说见过。
  
  但是对方身上透露出了古老蛮荒气息,让瑟罗知道那一定是一种久远到难以想象时代的生灵。
  
  祂们诞生于蛇人和翼人之前,在他们的一切还未曾诞生之前就主宰着大地和海洋。
  
  “这到底是什么种族?”
  
  瑟罗似乎窥探到了遗落的神话和历史,那些久远时代未闻的秘辛。
  
  三叶人、魔渊之民、魔怪(魔灵)、蛇人、翼人、深渊种。
  
  各个种族轮回交替,逐渐的在瑟罗的眼前浮现消失,最后融入那根源之树下的虚白之中。
  
  唯独。
  
  没有食尸鬼。
  
  因为食尸鬼本就不是一个智慧种族,其只是一个蛇人变种的特殊存在,就好像是巫灵、炼金师。
  
  其不具备独自繁衍的能力,无法脱离蛇人一族独立成为一个族群。
  
  至少。
  
  它现在还没有成为一个种族,得到智慧王冠的认可。
  
  这个时候。
  
  智慧的根源传达出了一个讯息。
  
  或者说根本不是根源传递出的讯息,而是瑟罗从智慧根源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听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
  
  因为瑟罗听到的不是别人的声音,而是他自己的声音。
  
  智慧根源即是世间万灵。
  
  也是他自己。
  
  “食尸鬼并非独立的智慧种族,誓约条件未达成。”
  
  那声音宏大无边,明明是他自己的声音在说话,却又附带上了一种神性。
  
  这和堕落疯狂的瑟罗完全沾不上任何边,但是似乎又在隐隐告诉瑟罗,每个智慧种内心都有着善与恶两面,也都有着人性和神性。
  
  哪怕是最堕落邪恶之人,也不是与生俱来就是邪恶与堕落的。
  
  瑟罗这个时候才知道,他面前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充满了不敢置信。
  
  他的声音有些尖锐。
  
  “智慧王冠!”
  
  “永恒的誓约!”
  
  “智慧权柄的至高神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存在?”
  
  瑟罗突然明白了什么,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他在告诉自己一些他不应该知道的秘密,但是却又隐藏在每一个智慧种意识最深处的秘密。
  
  他看到的是至高神器,看到了一切智慧的来源。
  
  “这不是深渊之王的誓言,这是智慧种族向万灵的根源签定下的誓约。”
  
  “我怎么会来这里?”
  
  “原罪邪神的使徒为什么让我来这?”
  
  “这是什么意思?”
  
  瑟罗发下了智慧王冠誓约。
  
  但是很可惜他的誓约没有能够达成,智慧王冠没有回应他。
  
  他连第二步都未曾达成,甚至连誓约的内容都来不及喊出;更别说签定下永恒的誓约,来请求智慧王冠庇护自身的种族。
  
  瑟罗这才明白,从一开始他似乎就落入了一个陷阱之中了。
  
  所谓的暴食之王只是一个陷阱,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棋子。
  
  瑟罗此刻的心情一瞬间涌上了无边怒火,但是却又转瞬间平息。
  
  因为他突然明白。
  
  他输了。
  
  而他输了,就输得一无所有了。
  
  因为他输掉的不仅仅是力量和生命,还有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支持他一路走来的一切。
  
  到了这一步之后,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了,连怒火都变得多余。
  
  “原来从那个时候,从一开始。”
  
  “就安排好的。”
  
  瑟罗矗立在原地,平凡的面孔再度露出了那个有些疯狂的笑。
  
  好像只有疯掉的他,才能够变成不平凡的人。
  
  “我输了。”
  
  “到最后证明,我不过是个凡人。”
  
  “不能创造奇迹的凡人。”
  
  瑟罗明白。
  
  他最后没有创造奇迹,他成为了一个别人玩弄下的小丑。
  
  他有尝试跳出棋盘之外,但是却发现只是进入了另一个棋盘之中。
  
  他没有选择。
  
  甚至是所有的选择,都指向同一条归路,别人安排好的归路。
  
  瑟罗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智慧根源渐渐消失,他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是什么样的结局。
  
  是彻底落入深渊邪神的掌控,还是被真理与知识之神杀死或封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