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尹神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八十章:神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炼狱。
  
  火焰星辰在梦界的虚空之中缓缓旋转,烈火焚烧的星辰表面荡起层层岩浆,岩浆上漂浮着无数堕落之人的虚幻影子。
  
  星辰上裂开一个口子,化为一个巨大的沟壑。
  
  在这条深入星辰内部的恐怖沟壑内部,生长着大量不惧怕火焰的黑色石荆棘。
  
  密密麻麻的人影镶嵌在岩壁之上,被黑色的石荆棘所刺穿,还有大量的身影从无底深沟之中往外攀爬。
  
  人叠着人,人压着人。
  
  密密麻麻。
  
  不见尽头。
  
  往外爬是无尽烈焰,但是他们依旧想尽一切办法的朝着外面挣扎。
  
  仿佛在那巨沟的深处,有着什么比烈火焚身更加可怕的东西。
  
  “啊!”
  
  “放我出去。”
  
  “疼,好疼。”
  
  “我想死,让我死吧!”
  
  无数人的哀嚎汇聚在火焰星辰之上,最终化作一种力量汇聚于这颗诡异星辰的深处,化为炼狱之主的食粮。
  
  在炼狱巨沟的深处,到处流淌着岩浆。
  
  这里的岩浆喷泉一样,不断的涌出。
  
  由金属铸造的王座落在最高的那处岩浆喷泉之上,一个拥有神之形的身影坐在上面。
  
  手里握着一本书册。
  
  这里的岩壁同样长满了黑色的石荆棘,挂着那些罪孽最为深重的罪人,时时刻刻遭受着火焰长鞭的抽打。
  
  诅咒徘徊于王座周围,恐怖的影子在炼狱之主的身旁游荡。
  
  炼狱之主没有深渊那种可以直接窥探人间的力量,他毕竟还没有成为神话。
  
  但是他也可以通过被诅咒的人,来感应人间的变化,接收到一些局域性的片段性的信息。
  
  他其实有些不太明白。
  
  瑟罗为什么明知道自己掌控着诅咒之力,还要用诅咒为核心来作为自己的咒印。
  
  这不是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掌控,自己不是握住了他的命门了吗?
  
  但是瑟罗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的冒险行为不胜繁举。
  
  他追求着最强大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在渴求着力量。
  
  哪怕是带毒的饵。
  
  只要他觉得能够大大增强他的实力,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吞下去,然后连同那毒都一起化为自己的力量。
  
  这样一想,好像也没有什么觉得奇怪的了。
  
  炼狱之主通过那些完全被他控制的诅咒之人,那些即将堕入炼狱的堕落之人,来观测着瑟罗和月蚀城的动向。
  
  “如果收回了他身上的诅咒,收回了那么多食尸鬼和食尸者身上的诅咒。”
  
  “食尸者诅咒应该就成型了。”
  
  “我距离神话更近一步了,但是我没有成神的方法。”
  
  “这是个问题。”
  
  炼狱之主一直都在等待着,等待着瑟罗这颗鲜美的果实成熟。
  
  然后收割掉他。
  
  他知道深渊选中了他成为暴食之王,但是这没关系;他要的不是瑟罗,而是他身上的诅咒。
  
  诅咒之力一旦成型,就不会消失,而他是诅咒的源头。
  
  不论瑟罗变成什么,不论他去了那里,诅咒之力都在,总会回到他这里来。
  
  只是。
  
  当他看到瑟罗召唤出了原罪之门,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原罪之门。”
  
  “他要做什么?”
  
  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感觉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了自己的心头,他源自于亚弗安的记忆本能的嗅到了危险。
  
  他发现,这个总是在不走寻常路的堕落之人、食尸者。
  
  一次又一次打破了束缚在他身上的枷锁,一次又一次做出那些超出常人想象的举措。
  
  炼狱之主本来以为那就是极限,一个凡人所能触碰到的顶点了。
  
  在这最后一次。
  
  对方还是突破了他的想象。
  
  炼狱之主从王座之上起来,整个火焰星辰都开始了震动,一道道岩浆从星辰之上喷发出来。
  
  火焰凝结于虚空,炼狱之主也出现在了星辰上方。
  
  不过在炼狱之主出现的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火焰星辰上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一个穿着从未见过的奇怪服饰,带着帽子拿着手杖的神之形态少年站在了自己的旁边。
  
  对方出现得无声无息。
  
  毫无征兆的影子直接吓了炼狱之主一跳。
  
  对方打量着炼狱之主,眼神里有些阴郁和沧桑,又让人感觉深邃。
  
  “我该叫你炼狱之主?”
  
  “还是亚弗安?”
  
  炼狱之主感觉毛骨悚然,对方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如果他刚刚攻击自己自己能够逃过吗?
  
  他注视着对方,仿佛能够看到对方背后无数的符号、书册、卷轴在涌动。
  
  对方站在那里。
  
  就好像是知识的化身。
  
  这是一位神祇。
  
  “你是谁?”
  
  他隐隐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但是还是问出了口。
  
  对方并没有看炼狱之主,而是注视着远方,他仿佛预见到了等会前面会发生什么。
  
  从瑟罗召唤出原罪之门的那一刻,祂就和原罪之神一样猜到了瑟罗的打算,不过祂也同时知道了原罪之神的第一重打算。
  
  “你现在还太稚嫩了,还没有成长起来。”
  
  ”你想要和肖对抗,还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
  
  “你的确有潜质。”
  
  “能够发现诅咒这种力量,表示你很有天赋;懂得蛰伏下来发展,表示你拥有智慧。”
  
  祂扭头看向了炼狱之主。
  
  “亚弗安最初也不过是个平凡的人,最后在不断成长之中,以凡人之身阻挡了神话之灾,以智慧王冠誓约束缚了深渊。”
  
  “这就是智慧种存在的魅力,每个人都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这位神祇说到这里,话语一转。
  
  “但是首先要活下去。”
  
  “才能去博取那无限的可能性,才拥有创造奇迹的机会。”
  
  炼狱之主听到对方说自己太稚嫩了,远比不上原罪邪神。
  
  高傲的他有些难以接受。
  
  但是他知道对方说得不错,自己现在的确不是原罪之神的对手。
  
  所以他才一直蛰伏,他创造了诅咒之源,想要通过这种力量登临神话。
  
  但是他相信。
  
  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成长到和对方比肩的高度,和对方一决高下。
  
  亚弗安逃出了原罪之神的深渊,创建了炼狱。
  
  而他一定能够超越亚弗安。
  
  他要比对方更强。
  
  他要从原罪之神的手中拿回深渊,拿回曾经亚弗安拥有的深渊之主的身份。
  
  听着对方所说的话,还有对于亚弗安的了解。
  
  炼狱之主还有亚弗安的记忆里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对方,但是他已经肯定了,面前这位就是亚弗安曾经信仰的神明。
  
  “你是真理与知识之神!”
  
  “你说的活下去……”
  
  炼狱之主停顿了一下才接着问道:“是什么意思?”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伸出手,拿出了一个奇异的烧瓶。
  
  烧瓶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咒文,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连上面的瓶塞都融入了这个闭环之中。
  
  “这是我打造出的东西,是我本源力量和权柄法则的显化。”
  
  “它可以将你封印起来,帮助你阻挡神话之力的腐蚀,让任何人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你等会会用到的。”
  
  烧瓶被扔了过来,落入了炼狱之主的手中。
  
  炼狱之主皱起了眉头。
  
  他似乎还想要问些什么,但是抬起头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
  
  ------------------------------
  
  这边。
  
  真理与知识之神刚刚离去。
  
  距离火焰星辰不远处突然掀起了层层涟漪,强烈的超凡波动不断蔓延,朝着远处传递而去。
  
  随着涟漪,一扇巨大的暗红色门扉出现在了这里。
  
  “嗡嗡~”
  
  原罪之门轰然打开。
  
  门的那一头连接着现世。
  
  而这一头。
  
  连接着炼狱所在的坐标。
  
  炼狱之主看着那朝着自己而来的神话之门,突然明白了过来什么。
  
  明白了瑟罗召唤出原罪之门到底想要做什么,也明白了真理与知识之神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疯狂的凡人。”
  
  “他是冲着我来的。”
  
  炼狱之主看着对方利用食尸者诅咒溯源,追踪到了自己所在的方位和坐标。
  
  他脸色剧变。
  
  他倒是不害怕瑟罗,但是瑟罗带着原罪之门过来的,就知道那个家伙肯定就站在他背后。
  
  炼狱之主可是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有多恐怖。
  
  不过。
  
  炼狱之主现在就算是迁徙火焰星辰,利用梦界空间的诡异特性,逃往梦界深处也没有用的。
  
  瑟罗身上的诅咒,和自己掌控的诅咒之源就是一体的。
  
  双方就好像两个磁石一样,在不断的吸引。
  
  炼狱之主犹豫了一会,他放弃了逃跑的打算,因为他明白不可能逃得掉。
  
  瑟罗已经锁定了他。
  
  瑟罗背后的原罪邪神,也同样已经抓住了他。
  
  现在逃跑已经迟了。
  
  他一只手握着《修伯恩之书》,另一只手握紧了刚刚真理与知识之神给他的烧瓶。
  
  他默念出了一个名字。
  
  “真理与知识之神!”
  
  对方在一切开始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这一幕。
  
  他的确还很稚嫩。
  
  和这些来自于上一个纪元的诸神相比。
  
  一道恐怖的黑影从打开的神话之门里面窜出,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火焰星辰之上。
  
  伴随着那黑影从远方而至,一道以心灵波动传递的浩大声音也从四面八方传递了过来。
  
  “诅咒我?”
  
  “想要让我永远沦于烈火的牢狱之中?”
  
  “我来了。”
  
  “炼狱之主!”
  
  对方借助着原罪之门的力量,借助着那个邪恶神祇的力量。
  
  此刻身形膨胀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天空之中一道黑色的帷幔覆盖住了星辰外部,就好像布匹一般的在摆动。
  
  那是瑟罗现在的躯体,他竟然直接以身躯覆盖住了火焰星辰的大半天空。
  
  瑟罗看着这颗火焰星辰。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遭受诅咒的时候,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那凡人对于神明的畏怕,他感受得淋漓尽致。
  
  而现在他亲眼来到了这位“神明”面前,用听上去狂热实际上带着戏谑的声音喊道。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恩赐,源源不绝的赠予。”
  
  “我来……感谢你了。”
  
  瑟罗眨眼而至,到来的一瞬间就毫不客气的出手了,似乎想要打炼狱之主一个措手不及。
  
  可以看到整个火焰星辰上出现了诡异的虹吸现象。
  
  炼狱的火焰星辰上渗透出大量的力量,不断的朝着外面涌出,和天空的瑟罗身躯交融在一起。
  
  最终。
  
  化为了恐怖的黑色风暴。
  
  那是炼狱的诅咒之源,和化身为诅咒之影的瑟罗在互相吸引。
  
  炼狱之主坐在王座上,看着瑟罗背后的原罪之门,看着他浑身涌动的神话之力。
  
  他的表情从惊讶,到复杂,再到平静。
  
  此刻他已经沉稳了下来,面对着那到来的大敌。
  
  “棋子。”
  
  “来吧!”
  
  “看谁能浴火重生,谁又在烈火之中被焚尽。”
  
  炼狱之主已经彻底明白,自己和瑟罗被卷入了神战之中。
  
  这是一场真理与知识之神和原罪邪神之间的斗争,不论是他还是瑟罗,亦或者月蚀城中的苏科布。
  
  都不过是其中一个棋子,这场斗争之中的一环。
  
  谁也无法预料胜负,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哪怕是两位神祇。
  
  只是。
  
  他们这些作为棋子的存在。
  
  不仅仅无法预料胜负,就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瑟罗必须借助原罪之门,必须吞噬炼狱,才能够获得那一线不算生机的生机。
  
  高傲的炼狱之主讨厌这种命运被人安排的感觉,但是此刻他死死抓住阿赛神的烧瓶,他知道那可能会成为自己最后的一缕机会。
  
  他们都没有后退的余地,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失败是死,后退也是死。
  
  王座上的炼狱之主一挥手,火焰星辰上的无数条烈焰长鞭挥舞而起,层层烈焰朝着天空燃烧而去。
  
  食尸者诅咒的本源,化为了一个惨白的影子朝着天空扑去。
  
  “食尸者诅咒。”
  
  “吞掉他。”
  
  炼狱之主和驾驭着诅咒之源的食尸者诅咒,和天空之中的瑟罗之影互相吞噬。
  
  无尽的黑暗在天空之中交错。
  
  在不断的绞杀着对方,吞噬着对方。
  
  双方都想要吞噬掉对方,用来圆满自身的诅咒。
  
  双方不断吸引,不断掠夺,产生了剧烈的拉锯战。
  
  原本。
  
  是炼狱之主占据优势,可以轻易控制住瑟罗的。
  
  但是瑟罗拥有了原罪之门,现在反过来彻底压制住了炼狱之主。
  
  可以看到原罪之门不断压下。
  
  火焰星辰的力量不断消退,连食尸者诅咒都开始变得衰弱,在和瑟罗的争斗之中渐渐败下阵来。
  
  最后。
  
  瑟罗彻底吞噬了食尸者诅咒,将其和和自己体内的瘟疫血咒融为一体。
  
  瑟罗狼吞虎咽的吞噬者那食尸者诅咒化为的惨白色影子,就好像一只饥不择食的饿兽,在天空之中发出恐怖的咀嚼声。
  
  他胃部发出轰鸣巨响,就好像在打雷一样。
  
  他此刻异常激动,不断的发出怒吼。
  
  “诅咒之源。”
  
  “归我了。”
  
  “哈哈哈哈。”
  
  恐怖的黑色人形魔影,用诡异的目光注视着火焰星辰。
  
  “炼狱之主,你完了。”
  
  瑟罗吞掉了炼狱之主的诅咒之源,这一刻他就是食尸者诅咒。
  
  炼狱之主遭受重创。
  
  炼狱也同样被剥离了一种强大的能力。
  
  不过诅咒之源真正的本体,真正承载的核心;是炼狱之主握在手上的《修伯恩之书》,食尸者诅咒只是其上诞生和记载的一种诅咒。
  
  这本记载着诸神隐秘的书籍,上一个纪元神话的册子。
  
  它是一切诅咒的起源,是瑟罗发现诅咒秘密的启示物。
  
  炼狱之主此刻真的预感到了死亡的危机。
  
  瑟罗现在不仅仅是瑟罗一个人,现在站在瑟罗背后的是原罪之神。
  
  炼狱之主没有任何机会,他哪怕能够暂时抵抗瑟罗。
  
  原罪邪神如果决定收回炼狱,也一定有着其他的后手。
  
  原罪邪神虽然自己无法离开深渊,无法到处行走,但是借助着瑟罗这个疯子,借助着这个载体。
  
  正在一步步的达成了自己的计划。
  
  王座之上,炼狱之主强忍着剧痛,那种被原罪之门从身体里强行剥离走食尸者诅咒的剧痛。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