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尹神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七十五章:召唤出原罪之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隆带着一个披着斗篷的怪人进入了月蚀城中。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斗篷下的那个家伙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泥巴人。
  
  他的面孔是泥巴捏成的,虽然表面用了细腻的白泥;尾巴也是泥巴捏的,却竟然可以动起来,不过不细看只会以为是在野外沾染了泥浆。
  
  这是个咒印傀儡。
  
  羽蛇的本体藏在了牧者之河里休息,控制着这个咒印傀儡跟随者隆乘坐着一艘船,来到了对岸。
  
  “稳一点。”
  
  隆和撑船的船夫说道,仿佛生怕羽蛇的这具身体掉进水里化了。
  
  船夫也认识隆:“大人,您又跑到这里来调查瘟疫的情况啊!”
  
  “您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也会管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死活。”
  
  隆告诉船夫:“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神的仆从。”
  
  船夫点头,也念了句祷告语:“赞美真理与知识之神。”
  
  随着契律师和巫灵们在月蚀城内声名鹊起,真理与知识之神的名字也越来越为更多的人知道。
  
  这些人不一定真的信仰真理与知识之神,但是在契律师工会或者他们这些神之仆从面前的时候。
  
  也会学着赞美神明。
  
  一进入贝克莱区,羽蛇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它看向了隆,问他。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它超强的灵性好像感觉到这里到处弥漫着惨叫和哀嚎声,似乎有人在诅咒怒骂。
  
  那声音最少由数百上千人汇聚在一起,隐隐回荡在耳边。
  
  但是当羽蛇仔细去倾听的时候,又感觉不到那声音究竟是从何处发出来的。
  
  隆则是一脸茫然,丝毫没有感应。
  
  “什么声音?”
  
  羽蛇也就没有再多说,两人接着朝着目的地出发。
  
  这里是月蚀城工坊最多的区,也是瘟疫爆发最严重的地方。
  
  几乎每天都有着少则十几个,多则数十人被确认染上了瘟疫。
  
  然后送到医堡去,再也不见回来。
  
  渐渐的。
  
  有些人不愿意将自己的孩子或者亲人送到那里,而是偷偷藏匿了起来。
  
  不过王庭的卫兵一旦发现,立刻就对这些人进行处罚,并且强行将感染瘟疫的人送走。
  
  这还是在贝克莱区和一些比较繁华的区,有些瘟疫严重的贫民窟,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些贫民窟会被直接封堵住,不允许里面的人出来,至于里面的人死活,就直接管不着了,谁也不知道里面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
  
  隆似乎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带着羽蛇的咒印傀儡很快就来到了一条街道里,他知道这条街道有不少人被感染了。
  
  但是隆却没有举报他们。
  
  因为他知道,这种疾病的传染并没有那么简单,它不是真正的瘟疫,也不是简单的通过人传人来形成的。
  
  而是一种超凡的力量。
  
  这也是隆查了这么久,依旧没有查到瘟疫的源头的源头的原因。
  
  因为这种通过超凡力量感染的瘟疫几乎无迹可寻,就好像那种听不见的诅咒之声。
  
  进入一条巷子之后。
  
  羽蛇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
  
  这条巷子里有着不少感染了瘟疫的人,隆一进来就被人关注到了,这里不少人都认识他。
  
  “大人。”
  
  “您又来了。”
  
  隆点了点头,告诉其他人,自己请了一位高明的医师来。
  
  羽蛇进入房子,用心灵沟通对着隆说道:“你在欺骗他们,我不是什么医师。”
  
  隆却回答:“在他们眼中,能治病的就是医师。”
  
  羽蛇看向了躺在床上的青年,可以感觉到那种诅咒之声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羽蛇看了一眼隆,声音就出现在隆的脑海之中:“这就是你说的瘟疫?”
  
  隆点头:“不是普通的瘟疫,但是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隆这个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对了。”
  
  “让我来找你的那个人说过,他似乎说是诅咒?”
  
  “但是诅咒是什么?”
  
  “咒骂别人吗?咒骂他人还能将人骂病了的情况?”
  
  隆也从未听闻过这样的情况,在炼狱之主之前,人们还不知道诅咒也是一种力量。
  
  羽蛇却说道:“神明不用咒,祂们只用看一眼某个人,就可以将其生命的形态彻底扭转。”
  
  隆:“怎么扯到神明身上去了呢?”
  
  隆却不知道,羽蛇这是在说自己。
  
  那床榻上的青年身上长出了大量的疹子,浑身滚烫发烧。
  
  整个人不断的在说着胡话。
  
  羽蛇伸出手,摸向了对方的头。
  
  一股灵性之光直接从它的手上散发出来。
  
  周围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他们也看到了一股白光随着对方的手发出,覆盖在青年的身上。
  
  他们这才知道这个披着斗篷的怪人,竟然是一个权能者。
  
  也是。
  
  这可是隆带过来的人物。
  
  羽蛇立刻感受到了对方体内的一切,甚至能够深入对方的灵性感受到对方的一切。
  
  羽蛇一动不动,声音却回响在隆的脑海之中。
  
  “这不是瘟疫。”
  
  “有人将一种奇怪的力量塞进了他们的神话之血之中。”
  
  “我看到了,那是一种咒印和精神的结合体,烙印在他们的灵性和意识深处。”
  
  “那股精神、咒印在侵蚀他体内的神话之血,这才导致了他身体的变化。”
  
  羽蛇说着说着,突然愣住了。
  
  精神、咒印、神血。
  
  这不是神恩术的三要素吗?
  
  羽蛇从爱莲娜那里得到了神恩术,它是知晓智慧三要素的,更知道神话之血的部分秘密。
  
  得到了神恩术以来的这段日子,它也不是光拿着不看的,也是好好的研究过的。
  
  羽蛇立刻认真了起来。
  
  它仔细的梳理这个病人的身体,观察着源自于其体内最深处的变化。
  
  它立刻发现了什么。
  
  对方虽然是用智慧三要素的方法来制造出了食尸鬼,但是却不是神恩术最核心的那种制造出神恩石的秘术。
  
  而是一种强硬粗糙的,将精神、咒印、神血搅拌在了一起。
  
  “我就说不对。”
  
  “我就说,普通人怎么可能融合三要素;而是有人将一种奇怪的活化精神咒印塞进了他们的神话之血内,将他们变成了这样。”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想要干什么?”
  
  羽蛇继承的就是光辉之主的那一部分灵性本源的力量,生来就可以感受到智慧种体内最根本的力量,在它的力量下,瘟疫的本质被看得一清二楚。
  
  隆也一直在听着羽蛇说这些话,问羽蛇。
  
  “我就说果然是有人在搞鬼,这种瘟疫就不是什么超凡力量外泄,而是有人故意做的。”
  
  “羽蛇先生。”
  
  “能治好他吗?”
  
  羽蛇准备了一下,就施展起了神术。
  
  强大的白光包裹住了整个屋子。
  
  其从灵性的本源上开始影响对方的身体,影响着这个智慧种最根本的力量,然后将其体内的那股不断侵蚀他的怪异咒印驱逐了出来。
  
  羽蛇将那个咒印挤压了出来,其失去了依托的神血和精神,眨眼之间就散去了。
  
  羽蛇感受着那灰色咒印的力量,却也不敢触碰它。
  
  这东西背后好像有着什么更加可怕的东西,源自于梦界的深处。
  
  “这是什么东西?”
  
  “像是咒印,但是咒印明明是法则的外在显化,不是这样的。”
  
  羽蛇看向了隆,它还记得隆之前说的那个词。
  
  “诅咒。”
  
  “如果用这个词来称呼它的话,还真的很形象。”
  
  话音刚落,染病的青年就醒了过来。
  
  虽然依旧虚弱,但是总算是不说胡话了,而且看上去情况明显好了起来。
  
  “好了!”
  
  “真的好了。”
  
  隆看着羽蛇用一个神术,就清除了对方身上的“瘟疫”,可谓是惊若天人。
  
  本来他只是带着羽蛇过来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后面还准备等着羽蛇提出各种要求,各种麻烦的准备,最终才能够对付这棘手的瘟疫。
  
  却没有想到,对方就这样挥了一下手,就直接解决了?
  
  “就这样简单?”
  
  隆看着羽蛇,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生命体。
  
  对方还真的是拥有着一种超乎想象的力量。
  
  虽然看似简单,但是这可是源自于神话源头的力量,灵性、智慧、欲望、知识四个分支之一。
  
  其实巫灵的力量也同样神奇,属于四分支之一。
  
  对于其他人来说也是一种超乎想象的力量;只不过隆平日里和巫灵们在一起,见的多了也就不以为奇了。
  
  青年的家人这个时候也惊呼出声,趴在床前激动不已。
  
  “有救了。”母亲捧着儿子的脸,泪流不止。
  
  “看见没有,你们都说没办法了,我就说巫灵大人一定有办法的;活过来了,我儿子活过来了。”然后母亲又看向了两个人,流着泪不断的点头。
  
  “两位大人,真的谢谢您们,谢谢您救了我儿子。”立在一旁的父亲,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看着隆,嘴中不断的说着。
  
  “感谢真理与知识之神。”
  
  “赞美真理与知识之神。”
  
  “您派来了您的使者,拯救了我们一家。”
  
  隆和这条街道上的人都很熟悉,因为曾经基顿带着他在这里走过,他后来也经常来到这里。
  
  隆拉起了两个人,可以看到他也非常高兴。
  
  但是高兴之余。
  
  更多的是担忧。
  
  他立刻调集来了人将这条街道上的情况控制住,主要是为了不让羽蛇治病的情况泄露出来。
  
  如果瘟疫是人为造成的话,那么背后的主使一定不简单。
  
  所以现在绝对不能让这里情况泄露出去,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治疗“瘟疫”的办法。
  
  将这条偏僻的街道控制住后。
  
  他开始让羽蛇救治其他的病人,同时也更加深入的了解这种“瘟疫”。
  
  羽蛇开辟了一个房间。
  
  它将那些染病了的人带了过来,在这里集中救治。
  
  隆和另外两名巫灵在街道之中寻找着感染者,不断的和人一起抬过来。
  
  半路上。
  
  一个患者刚刚抬过来就发了狂,开始胡乱的攻击隆和两名平民。
  
  隆压制住了发狂的感染者,但是对方很快就在发狂之中死去。
  
  房间里面的羽蛇也听到了动静控制住傀儡走了出来,刚好看到了一片狼藉,还有倒在地上的感染者。
  
  对方就好像一个僵直了的雕像,皮肤发灰发白;看上去就好像外面涂抹着一层石膏,或者长着某种特殊的角质。
  
  隆有些遗憾:“可惜,他已经死了。”
  
  羽蛇却说:“他没有死。”
  
  隆上前又检查了一番:“它明明已经死了。”
  
  羽蛇摇了摇头:“它的身体已经死了,或者说发生了某种奇特的变化;但是它的意识和所有的东西,都被困在了大脑之中。”
  
  “不过他已经没有救了,那种力量已经将他的大脑的灵性都彻底侵蚀了,和他的身体完全结合在了一起。”
  
  “我如果驱逐了他体内的那股力量,他也就彻底变成了一具尸体。”
  
  羽蛇说这话的时候,同时看向了房间之内。
  
  “被感染的人我都看过了,有些奇怪的地方是,竟然都是青壮年的男性和女子。”
  
  “如果真的是疾病的话,针对的不应该都是体质更弱一些的老人和孩子吗?”
  
  “我感觉这与其说是在传染某种疾病,不如说更像是在挑选某种适格的目标。”
  
  听到羽蛇这么说,隆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他似乎看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
  
  羽蛇上前,摆弄着那具看上去已经死掉的尸体。
  
  没有多久。
  
  就看到尸体不断的抽搐。
  
  羽蛇将对方囚禁在大脑之中的意识解放了出来,重新激活了他。
  
  很快就看到那尸体活了过来,死人再度变成了发狂的活尸,朝着周围的所有目标攻击,吓得周围的人连连后退。
  
  “怎么回事?”
  
  “他没死吗?”
  
  “好可怕,你看他的模样,他身体怎么好像变大了一圈?”
  
  连隆都被吓着了,不是因为对方的力量,而是因为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明明已经死掉的人,又再一次活了过来。
  
  这对于权能者来说,也不合常理。
  
  “这是什么?”
  
  “死人……又活过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活尸好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他完全没有了人形,口中滴着口涎。
  
  眼睛血丝布满了,看上一片赤红。
  
  他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强烈的吞噬欲望从活尸的力量散发出来,催动着他攻击着在场的活物。
  
  他似乎能够感受到,从这些智慧种的体内散发出的香味,他体内的瘟疫血咒渴望着吞噬对方的血肉,掠夺对方的力量。
  
  “饿……饿……”
  
  “吃吃吃,我要吃了你们……吃了……”
  
  紧接着,恐怖的混乱呓语就彻底变成了没有任何意义的咆哮,如同饿兽一般的咆哮。
  
  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似乎看到了此世之恶,那从恶念堕落的泥沼里爬出来的最肮脏丑恶之物。
  
  看着怪物奔向了自己,隆突然下定了决定。
  
  他手上的巫灵之书翻起,汇聚成一道光芒将那怪物的头颅给砍了下来。
  
  那怪物扑倒在隆的面前,头颅掉落在地。
  
  隆站在街道上,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他们是在通过瘟疫挑选合适的目标,然后将他们制造成这种怪物。”
  
  隆似乎真正找到了问题,也想明白了很多环节。
  
  此刻远处的其他巫灵也赶过来了,隆问其中一个人。
  
  “现在有多少人感染了这种瘟疫?”
  
  对方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这陆陆续续的,应该已经有好几千了吧?”
  
  隆想着想着,立刻想到了一个地方。
  
  “瑟罗医堡一定有问题。”
  
  如果对方是想要制造出这样的怪物的话,那么他们的目的自然最后还是要回收这些怪物。
  
  如果瑟罗医堡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一样,将瘟疫感染后的死者都焚烧掉了,那么这些人苦心制造的这场瘟疫不是白白制造了吗?
  
  瑟罗医堡之中一定存在问题,至少那些死去的感染者最后变成的怪物,一定会有人过去收集。
  
  一旁的巫灵对着隆说道:“要现在立刻将瑟罗医堡围了吗?”
  
  隆虽然当了契律师工会的代理会长才不久,但是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情了,不再像往常一样莽撞了。
  
  尤其是在基顿死了之后,老师苏科布又不在的这段日子里。
  
  隆看上去有了明显的成长。
  
  这也是每个年轻人必须经过的阶段,在失去之中变得成熟,在独当一面之中开始成长。
  
  “不,我们又不是月蚀城的主人,有什么资格在明面上围了瑟罗医堡。”
  
  “只有执政官和治安官才可以下达这种命令,我们只是这座城市的居民而已。”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