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怪物的美好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24、坚持下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千爷,卡蜜拉的气色,越来越差了。按说,她外伤的伤口,已经都愈合了,脉搏也算正常。探她的外9经络,也有源力运转的迹象。说明她内伤,因为特效药的作用,已经被修复了。
  可为什么,她不但没醒过来?反而,气息越来越弱,脸色都有些发暗。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机甲腹箱中,一直守着蜜拉贝儿的夏盛雨,焦急万分的说道。
  看着这位师妹的状态,越来越差,自己却无能为力,一时有些六神无主,情急之下,他也只能向一旁,躺在另一张行军床上的费千里求助。
  其实,费千里伤也得不轻。前胸后背,都被妖豹连抓带抽得,骨断筋折,多处内脏受到重创。好在,他功力深厚,又有尤里.阿卡萨,贡献出来的特效药。现在,正处于快速恢复阶段。
  听到夏盛雨,急切的话音,费千里的心中,也是“咯噔”一下,连忙翻身坐起,来到蜜拉贝儿的床旁。先凝神观察了一下,蜜拉贝儿的气色。然后,紧锁着眉头,伸出右手,去探了探她的颈动脉。
  片刻后,费千里的眉头,皱的更紧,“嘶”一声,倒吸了口凉气说道:“好古怪!”接着,他又竖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点在蜜拉贝儿,后颈右侧颈窝处,运转源力,探查着她第九经络中,“首枢”位点的源力循环状态。
  几秒钟后,在夏盛雨紧张和期盼的注视下,费千里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说不准,她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她的脉搏很正常,只是感觉血压有点儿偏低。她刚重伤失血,这并不奇怪,也不至于危及生命。
  可她的源力循环,在渐渐恢复。这说明,她的意识,应该是清醒的。可她却仍在昏迷中……,表情还……!难道说……?”说道这儿,费千里双眼一抬,看着夏盛雨惊疑道:“她这是,初发脑梗死的症状?”
  夏盛雨更加惶恐,吃惊的问道:“脑梗死!?这……这怎么可能?她可是武者……,难道,是因为她溺水太久,大脑缺氧造成的吗?”
  费千里摇头道:“脑部缺氧和脑梗死,完全是两回事。如果她是脑部缺氧,陷入深度昏迷,应该是神智昏聩,应络感全无,不会再有源力生成。”
  夏盛雨对费千里央求道:“千爷,您见多识广,能想想办法,救救卡蜜拉吗?毕竟,她是我母亲的爱徒。又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了这么多年。她的天分这么高,还这么年轻,她本应该……!”
  “哎~~~~!夏小子啊……!”费千里长叹一声,缓缓摇了摇头,看着夏盛雨平静的说道:“若是这个女娃儿,就此夭折,我也会觉得惋惜。
  但,若说此刻,便是她命中的劫数。任何人,都无能为力。说句难听的话:岂恨天妒英才,莫怨因果无情。也许,这就是她的报应!”
  夏盛雨一听此言,登时大吃一惊,他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问道:“千爷,您……您何出此言啊?卡蜜拉这么单纯善良,不可能为非作歹,怎么会遭这什么报……?”
  费千里直起身来,坐回到对面的行军床上。冷然的看一眼蜜拉贝儿,在鼻子中擤出两道气,打断了夏盛雨话,沉声说道“夏小子,一些话,我本不该说!
  不过,事到如今,这女娃儿虽已命在旦夕,但,此时她的神智还在。我说出来,她也听得到。若她就此殒命,也好让她,死个明白!
  夏小子,我先问你,你只知道,你师妹,曾是迪丽莎组织,豢养的间谍。后被莫鲁少爷收服,弃暗投明,又蒙我家少爷,一力担保,才重获自由之身,对吗?”
  夏盛雨彷徨无措的点了点头,这些事,蜜拉贝儿曾经都对他说过!
  又听费千里说道:“可有一件事,你却不知道。当然,这件事,我也是在来此之前,才听闻的。是我那所谓的上司,在酒醉后,与我家少爷说笑,不经意间才提及此事。
  那便是,卡蜜拉这丫头,曾经受命于迪丽莎组织,暗杀我家少爷。她色诱未果,便给我家少爷,下了剧毒!”
  夏盛雨愕然在当场,张口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两腿一软,差点跌坐在腹箱的地板上。
  费千里一伸手扶住了他,冷哼一声,接着说道:“若非我家少爷,有非常之能,早已中毒身亡。可想而知,没了莫鲁少爷。如今你我的命运,将会是怎样?
  夏小子,你莫要替卡蜜拉鸣不平。我也知道,那时,她是身不由己。但,罪非其罪?莫问公心!
  我当然知道,在你心中,对我和莫鲁少爷,于你的恩义,定然是铭记与怀,总觉得无以为报。
  可寻根溯源,真正对我等有再造之恩的,就只有莫鲁少爷一人。可你想过没有,卡蜜拉,你若尚有神智,也给我听好了!莫鲁少爷,曾对你我,都是以德报怨。可他予你的深恩厚德,你却并非是无以为报。”
  在费千里的炯炯目光下,夏盛雨咽了口吐沫,喏喏的说道:“千爷,您的意思是,我师妹,一早就该对莫探……,莫少爷,以身相许?可莫少爷,他根本就……,他已经……!”
  “哼!那又如何?何止是以身相许?要我看,她就是为奴为婢,也毫不为过。如我家少爷这种,穷旷世之奇才,纵天地之豪侠。有多少个女人,都是理所应当!
  你莫说什么,我家少爷,已情有所牵,心有所属。就借口,人所不欲,勿强于人。你见他为人热诚低调,质朴宽厚。许是他不想要,你就可以不给?
  这等恩情,你无以为报,却不能不报。若力不能及,那便穷极一生,哪怕图报分毫,也不枉,生身立命,在世为人!更何况,卡蜜拉还有错在先!
  卡蜜拉,你受恩于我家少爷在先,如今已有半年之久。你却抱着侥幸心理,竟想与莫鲁少爷,平常论交。你何德何能,敢心怀此念?纵然我家少爷,虚怀若谷,心地宽合。也绝不是你,背恩忘德之由。
  夏小子,你听明白了吗?这,就是我说的‘报应’!”
  说到这儿,费千里又站了起来,走到蜜拉贝儿的床前,俯视着她苍白的小脸,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卡蜜拉,日前,我授你修炼之法,与你朝夕相处,三月有余。我何尝看不出,你怀有私心?
  你当我不知道吗?当初,你在迪丽莎组织,早有情人。一直以来,你心心念念的,就是与你的那位情郎,鸳梦重温!老朽我活了大半辈子,你这点儿小心思,我如何看不出来?
  这儿女情长,要情投意合,两情相悦,绝不能勉强,这点儿道理,我自然心中有数。
  但,有些时候,却也因人而异。如果,没有莫鲁少爷,当初的不念旧恶,和仗义相救。你纵有万般情怀,也只能化为乌有。命之不存,何以为情?身死魂消,爱又何求?
  再告诉你,我还知道,你的那位情郎,此刻就在这支队伍中,正与他人比翼双飞。而在生死攸关之时,他却对你弃而不闻!如此喜新厌旧,负心薄幸,何等腌臜?
  卡蜜拉,即便你天资聪颖,当初却也选错了人。如今,你命近轮回,又将辜负了大恩!今日你撒手人寰,此生将一事无成,一无是处,是何等的可悲?
  我知道,在你弥留之际,我说出这种话,未免太不近人情。还会激起你,死不瞑目的怨念。
  你若心有不甘,就给我穷极神魂之力,坚持到希冀到来之时。若你还能念及,今生尚有未竟之事,就莫把愧欠和抱憾,留给来生!”
  一席话说完,夏盛雨猛然瞥见,虽然,蜜拉贝儿那生机淡薄的面孔,表情依然僵化。却从两眼角中,溢出了两行清泪。他心头一震,方才领悟到,千爷的这番话中,所隐含的深意。
  不过,千爷说,卡蜜拉早有男友,也是迪丽莎组织的成员。这一点,他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当初,自己的父母,生前就选择了,追随那个家族。
  卡蜜拉是母亲的徒弟,自幼在迪丽莎组织长大。少女时期,情窦初开,在那个组织里,遇到自己可心的男孩子,结成了情侣,这都合乎情理。
  但,他是万没料到,那个男人,如今就在这队伍中。那岂不是……,他也是迪丽莎组织,派出的间谍?应该就在那群学员中。他还交了新的女朋友?而就此,视卡蜜拉如同陌路。
  可这么长时间,他竟然毫无察觉,卡蜜拉有任何明显的异样?自己实在是,太过粗心大意了!
  夏盛雨细一想:难道那个男人,是渗透进西元洲武备学院,在执行迪丽莎组织的秘密任务?而卡蜜拉,她……她是在保护那个男人?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