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贞观国祚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章 开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突厥人都急冲冲的往营地跑想要骑上战马再和唐军冲杀,但两条腿的哪里跑的过四条腿,就这一波追击就死伤了不少人,砍得萧冉手中修长的钨钢马槊都有些拿不稳了,被溅了一身血的萧冉转头看了看夏希,发现夏希也比自己好不到拿去,两人四目相对,夏希娇憨的朝萧冉吐了吐舌头,死尸堆里卖萌,这丫头心还真大啊,不过还挺可爱的,有种想把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灵州城内的唐军见有援兵赶来欢呼一声立刻打开城门出城相助,两支队伍合兵一处已经能稳占上风,所幸突厥只来了三千骑兵,伤亡过半后便退出了战场朝北方逃窜。
  …………
  萧冉见到独孤彦云的时候老倌已经下不了床了,一支箭穿透了他的右肩,三角形的箭头深深的嵌在他的肩胛处,伤口已经化脓,老倌躺在床上痛得直哼哼。
  军医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他伤口渗出的脓血。
  老家伙看见萧冉来了直愣愣的盯着萧冉。
  看着躺在床上只剩半条命了的独孤彦云还念念不忘兵事,萧冉心中不由得佩服起这群大唐将军,程咬金为了马铁跌千里来回奔波,柴绍也在卧冰啃雪,李靖更是不择手段……
  死死盯着萧冉直到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独孤彦云这才闭上眼睛示意萧冉出去呆着。
  萧冉把那军医拉到旁边问老家伙怎么样了。
  军医哭丧着脸说也就是天气冷才能拖到现在,换作热天早就……
  意思是他也没办法,又问了他们以前是怎么治理这种伤的,很简单,把箭头挖出来,抹点金创药,严重些的再拿烧红的铁一烙,总之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运气。
  把金创药夺过来闻了闻,这不就是石灰粉吗?到底是救人还是杀人?这不行啊,老家伙可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死了。
  “去找几坛酒来!”萧冉决定自己试试,至少自己后世拍戏经常受伤,对这些伤有一定的现代医学知识。
  酒很快就被搬来,拿手指尝了一下,一如既往的寡淡,没办法,大唐的酒就这样了,只能将就着用了,不知道程处默他们说的三勒浆会不会好点。
  很快又叫人找来了缝衣针,小刀等各种简易的开刀工具,夏希也跟着萧冉旁边凑热闹,大眼睛眨巴眨巴一脸的好奇,萧冉推门进去看着躺在床上直哼唧的老家伙说:
  “独孤伯伯,军医说您没几天好活了,小侄准备试试师父教的开刀之法,先说好,小侄这也是第一次用,要是没救活您,到了下面可别托梦埋怨小侄。”
  独孤彦云艰难的看了萧冉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嘴这么损,嘴巴张了张,虎里吧唧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萧冉赶紧摸了摸老家伙的脑门,已经起高烧了,不能拖了,连忙用酒冲洗待会要用的工具,又请了夏希在旁边给自己当助手。
  门外已经围了一大群大兵小将,个个泪眼婆娑的使劲往屋里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