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89章 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距离那场盛世婚礼已经过去两个月。
  
      周公子的身份摆在那里,前去参加婚礼的都是京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婚礼现场自然是盛大无比。
  
      虽然没有邀请国内的媒体前去拍照,当天的现场内容还是被一些参加婚礼的宾客泄露,让网上的围观群众欢呼不停。
  
      称周公子果然是一掷千金为红颜。
  
      古老神圣的法国教堂,光华璀璨的婚纱,浪漫唯美的玫瑰庄园,金色的闪光裙,还有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爱情电影。
  
      无论从哪一处看,这都是女孩子们梦想中的婚礼。
  
      身为新娘子的喻橙,当天大概要幸福得晕过去吧。
  
      也有网友表示好奇,这两人到底什么时候拍的爱情电影?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他们好想看啊!
  
      不光网友羡慕,喻橙本人每每回想起来,都忍不住露出幸福的笑容。
  
      “你们什么时候过来?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喻橙在寝室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
  
      齐小果:“马上马上。”
  
      邢露:“我也快到了。”
  
      吕嘉昕:“我刚下飞机,估计最后到。”
  
      寝室里的小姐妹也有三个月没见面了。这次刚巧齐小果休假,邢露来帝都出差,而吕嘉昕也回国办点事,四人又聚到了一起。
  
      作为东道主,喻橙没理由不请她们吃饭。
  
      是以,大家约好了下午在一家甜品店碰面,休息一会儿,顺便在附近逛一逛,晚上一起去吃大餐。
  
      喻橙一个人先到了甜品店,点了份黑森林和一杯奶茶,坐在卡座里吹空调。
  
      八月初的帝都,仍然热到让人怀疑人生。
  
      她穿着条清凉的无袖长裙,拿着勺子解决掉一份蛋糕,其余三人才陆陆续续过来。
  
      吕大小姐穿着性感的黑色小背心,将长发一撩,招来服务生点了杯冰奶茶,又点了一大堆甜品。
  
      “累死我了,热得快要冒烟了。”她拿起桌上的宣传单在脸侧扇风。
  
      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甜品店里的顾客并不多,点的东西很快就端上来了。
  
      三人动作整齐划一地端起冰凉的饮品大口灌下去。
  
      喻橙默默地给自己端了碟草莓慕斯蛋糕,手指捏着小勺子,一口接一口地吃,随口问:“你这次回国待多久?”
  
      “一个星期。公司有个活动在帝都这边办,我负责的。”吕嘉昕转而看向邢露,问:“露露呢?”
  
      “我待的时间就更短了。”邢露吃着蛋糕,叹了口气,“三天后就要返回上海。”
  
      齐小果的假期也不充裕,两天后就要去另一座城市出差。
  
      三人一致看向喻橙,相比起来,还是她最轻松。暮鱼餐厅生意红火,每天顾客不断,她这个当老板的根本不需要操心,天天都在放假。
  
      吕嘉昕手撑着下巴,手里的小勺子搅了搅奶茶:“你下午陪我们逛,晚上还带我们去吃饭,周公子不会说什么吧?”
  
      以那位的醋劲,搞不好会来逮人。
  
      喻橙舔掉唇角的蛋糕,道:“他去国外出差了,要过几天才回来。”本来他要带她一起去,不过被她拒绝了。
  
      他白天要处理工作,她还不是要一个人待在酒店里,人生地不熟,多无聊,还不如待在家里自在。
  
      原来如此,吕嘉昕点了点头。
  
      齐小果说:“算算日子,你们领证有大半年了吧,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呀?周公子的妈妈不会催你吗?我听说像他们这种顶级豪门都很注重继承人,要生个儿子继承家业什么的。”
  
      喻橙:“……”
  
       她侧过身来看着她,用勺子末端戳了下她的头:“大姐,你豪门剧看多了吧!”
  
      齐小果耸耸肩,可能吧。
  
      喻橙推开一个空碟子,又拿了一碟抹茶千层,用勺子挖着吃。
  
      吕嘉昕视线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挑了挑眉:“大鱼,我怎么记得,你不爱吃甜食,什么时候换口味了?”
  
      话音落地,齐小果和邢露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她。
  
      只见喻橙面前的桌面摆了两个空碟子,她正在吃第三碟蛋糕,嘴角沾了点青绿色的抹茶奶油。
  
      见她们都在看她,喻橙一脸不解:“怎、怎么了?”
  
      吕嘉昕端起奶茶杯,身子往卡座里一靠,翘起二郎腿,超短的小裙子蹭到大腿根,露出一双细白的大长腿。她幽幽一笑:“我说,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咳咳咳——”
  
      一口甜腻的蛋糕卡在嗓子眼,喻橙捂着胸口偏头咳嗽起来。
  
      她在说什么啊,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怀……
  
      怀孕?!
  
      等会儿,让她先算一下,上次例假是什么时候来的。
  
      好像……确实推迟了。
  
      喻橙遽然抬眸,看向吕嘉昕。
  
      “被我说中了?你真的怀孕了?”被她的视线盯着,吕嘉昕盈盈一笑,“看来我这个干妈要提前准备礼物了。”
  
      “不是,你别乱说,我没有。”喻橙矢口否认。
  
      光凭例假推迟,也不能完全确定就是怀孕了。
  
      但是被吕嘉昕这么一提,她忽然就有点慌,是啊,她以前几乎不吃甜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吃甜了?
  
      其实从举办婚礼前一段时间开始,她和周暮昀商量过,两人对生孩子这件事没有太多的安排,一直奉行的是顺其自然,避孕措施就没有以前做得那么万无一失,想起来了就用,想不起来就算了,她也从来没吃过避孕药。
  
      会有孩子好像也不奇怪。
  
      她们没有追问,从甜品店出来后就去逛街了。
  
      喻橙精神恍惚地陪着她们乱逛,到最后什么东西都没买。
  
      晚上原本准备的是海鲜大餐,但她不知从哪里听说过,孕妇不能吃太多海鲜,于是临时决定去一家私房菜馆。
  
      几人正吃着,周暮昀发来一条消息:“吃饭了吗?”
  
      喻橙回:“正在吃。跟吕嘉昕她们在一起,她们几个刚好来帝都了。”
  
      周暮昀:“晚上别玩太晚,到家别忘了给我发消息。”
  
      喻橙:“好。”
  
      她盯着屏幕上的文字,愣了愣,考虑要不要提前跟他说一下自己有可能怀孕了的事情。
  
      之前他就再三给她叮嘱,如果身体有什么问题,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不可以有任何隐瞒。
  
      他说这话时,大概也是考虑到两人没怎么做避孕措施,她有可能会怀孕。
  
      可是,她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怀孕,万一告诉了他,闹出了个乌龙怎么办,想想就有些难为情。
  
      思忖良久,喻橙决定先不告诉他了,等自己验证完再说。
  
      早知道她下午就不跟她们乱逛了,应该直接去医院做个检查。
  
      “走了,发什么呆呢。”
  
      她们已经吃好了,放下了筷子,接下来还有个去KTV的活动。喻橙叫来服务员买单,想了想,她说:“我就不跟你们去KTV了,我有点事儿。”
  
      吕嘉昕拿上包包挂在肩膀上,闻言顿了一下,扭头看着她:“我们不是都提前说好了吗?你有什么事儿啊?”
  
      喻橙低着头,嗫嚅道:“我想测一下自己有没有……怀孕。”
  
      她最后两个字说的超级小声,几乎听不清。
  
      吕嘉昕:“啊?你说什么?”
  
      喻橙不好意思再说一遍,把她们都赶去了KTV,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跟做贼一样,恨不得把脸捂起来,跑去一家药店。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药店里几个医师都在吃饭,满屋子都是黄焖鸡米饭的味道。
  
      喻橙慢吞吞地走到柜台前,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来。
  
      作为一名已婚少妇,第一次买这种东西,她浑身不自在,害羞得想钻地缝。
  
      其中一名女医师放下碗筷,走到柜台后面,微笑着询问:“姑娘,请问有什么需要?哪儿不舒服吗?”
  
      “我……我买验孕棒。”
  
      舒出一口气,喻橙红着脸说出了需求。
  
      女医师愣了一下,脸色旋即恢复自然,问:“要什么牌子的?”
  
      喻橙也不知道都有哪些牌子,让女医师给她随便推荐了一种。她在来之前查过资料,有说验孕棒不太准,所以她一口气买了三个牌子的,打算每个都测一下。
  
      出了药店,她才挺直脊背,将刚才的尴尬抛到脑后,马不停蹄地开车回到家,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测试。
  
      看了一遍盒子里的说明书,喻橙了解了具体的使用方法,然后把几个验孕棒都拆开,一个一个地试验。
  
      她坐在马桶上,两只手的手肘撑着膝盖,手掌托着下巴,盯着地板上一字排开的三个验孕棒。
  
      怀孕是怎么显示的?
  
      她拿起盒子又看了一遍说明书,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生怕漏掉了重要信息。
  
      等待的时间太无聊,她甚至将验孕棒的生产地之类的没用信息也读了一遍。
  
      上面说了,怀孕是两道红线。
  
      喻橙丢下盒子,垂眸看着地上的验孕棒。
  
      三、三根验孕棒都是两道红线!
  
      她真的怀孕了?!
  
      喻橙傻愣愣地坐直了身体,一会儿看验孕棒,一会儿看自己的肚子,手还忍不住伸进衣服里摸了摸。
  
      光滑平坦的小腹,跟平时也没什么区别,里面居然有个孩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