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87章 救命之恩应当以身相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吕大千金送完东西就施施然离开了,深藏功与名,多一秒都不愿意待,生怕打扰了两位新人的新婚之夜。
  
      虽然这两人的新婚之夜早就度过了,毕竟今天才是正式的,更有仪式感。
  
      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喻橙关了套房的门,低头看了眼怀里颇有格调的黑色盒子,有点好奇她送了什么东西。
  
      手指刚碰上暗金色的丝带,便听见身后有人喊:“老婆。”
  
      喻橙手一顿,回头看着卫生间的方向。
  
      只见男人解开了白衬衣的纽扣,斜倚在门框上,挑起眼梢看着她。大概是因为喝醉了,他的神情格外有诱惑力。
  
      “谁送来的?”
  
      周暮昀抬了抬眼,示意她手里的东西。
  
      “吕嘉昕。”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听吕嘉昕的语气,好像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面对周暮昀的询问,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说是送我们的新婚礼物。”
  
      被他盯着,她顿时没有了打开盒子的欲望。
  
      万一真是什么限制级的东西,多难为情。
  
      周暮昀支起身子,一步一步朝她缓慢走去,从她手里接过盒子。
  
      “欸——”
  
      她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扯开了上面的丝带,打开了盒子。
  
      待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喻橙的脸腾地红透了。
  
      她就知道!
  
      吕嘉昕送的东西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现在她怀疑她开车,有证据了!
  
      显然,周暮昀也被这个新婚礼物惊到了,好半晌,他才反应过来,慢半拍地将用手指勾起一根白色的带子,把东西拎出来:“这是……给你穿的?”
  
      白色的性感内衣,两小片布料,用几根细细的带子连接,让人一眼看不出来到底应该从哪儿穿。
  
      见她脸色爆红,周暮昀歪了歪头,不解地扬眉:“嗯?”
  
      喻橙:“……”
  
      不给我穿,难道是给你穿的吗?
  
      吕嘉昕之前就给她推荐过这种……内衣,还给她看过图片,她看着这块布料几乎就能脑补出穿在身上是什么样子,脸更是红得厉害。
  
      周暮昀看着她,醉酒导致的反应迟钝让他好一会儿才明白这是什么,露出恍然的表情:“要不要穿?我有点想看。”
  
       喻橙一把扯过他手里的布料,塞进盒子里,翻了个白眼:“想得美。”
  
      周暮昀垂下眼,看到白色的下面还有一套黑色的,好像还有发箍什么的,毛绒绒的,还没看清楚,她就盖上了礼盒的盖子。
  
      她把盒子扔在一旁,像是扔了个烫手山芋,从耳根子到脖子都是红的,眼神四处闪躲。
  
      “不穿就不穿,我们洗澡吧。”
  
      周暮昀瞥了眼那个盒子,而后,一把抱起她,扛在肩上,大步朝浴室走去。
  
      新婚之夜当然如他预期的那样完美,哪怕因为喝醉,他有些迷糊,却不妨碍他感受她的柔软。
  
      她像小猫一样,在他身下嘤咛低语,情动时喊着他的名字,眼角都染了红,那样的艳丽动人。
  
      翌日清晨,酒店里的宾客们还在休息,两人就已经坐上了飞往大溪地的飞机。
  
      登机前一刻,喻橙才知道她们度蜜月的地点。
  
      “大溪地?”她脸上戴着墨镜,肩上挂着包包,另一只手挽着丈夫的手臂,身材娇小的她站在他身侧显得小鸟依人,“你为什么想去这里?我大二那年去玩过。”
  
      周暮昀戴着同款墨镜,一只手拉着小号的行李箱:“那真是太巧了。”
  
      “你知道吗?”喻橙手指勾着墨镜取下来,看着他的脸,“本来我这辈子都不想去这个地方,不过这次是跟你一起,我就没那么抵触了。”
  
      周暮昀也取下墨镜,对上小娇妻的脸,露出一丝浅笑:“哦。”
  
      “你不问我原因?”
  
      “那你说吧,我听听。”
  
      喻橙把玩着墨镜的脚架,清了清嗓子,仿佛这是一个需要娓娓道来的故事:“我大二那年跟室友一起去的大溪地,就是吕嘉昕她们。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们三个在酒店房间里斗地主,我没参与,嫌太无聊了,就一个人跑出来了……”
  
      她果然讲述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听完这个故事,周暮昀长长地“啊”了声:“那你真是太不厚道了,人家好心救了你,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周暮昀很少在这种事情上指责她,他这个话一出来,喻橙愣了好一会儿,说:“这也不怪我啊,我醒来时那个人就不见了。”
  
      机场大厅的广播在提醒各位乘客登机,两人停了话头,顺利登上飞机。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揭过了,谁知周暮昀竟然主动提起:“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你的救命恩人是谁,你会怎么报答他?”
  
      “啊?”
  
      喻橙刚从包里掏出眼罩,准备休息,听到他的问题时有点疑惑。
  
      他今天的话有点多哦。
  
      “老公,你的酒还没醒呢。”喻橙侧过半个身子,眼睛盯着他的脸,做出一副想要检测他有没有醒酒的样子。
  
      周暮昀在她额头上敲了下:“我可没忘你在浴室里对我做的事。”
  
      两人昨晚是一起洗的澡,可能是因为时间有点长,酒的后劲上来了,加上热气的熏蒸,他的醉酒状况格外明显。
  
      脸比平时红了许多,眼神迷离飘忽,话尤其多,说出来却又毫无逻辑可言,东扯一句西扯一句。
  
      不过,倒也不至于跟她那种意识不清一样。
  
      结果这姑娘趁着他醉酒,让他喊她妈妈……
  
      就是这句话,直接导致昨晚的活动延长了一个小时。喻橙今早差点起不来,完全就是被他从被子里拽出来的。她全程闭着眼,他帮她穿好衣服抱进浴室里,她脑子才清醒。
  
      喻橙后悔莫及,谁知道这人喝醉了头脑还那么清醒,她还以为他至少得断片儿。
  
      周暮昀现在不想跟她计较这个,他说:“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有一天,你的救命恩人站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做。”
  
      他的语气和表情太过认真,连喻橙也禁不住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
  
      说实话,她毕业快一个年了,距离那次事故也将近三年,要不是他提起,她早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不是因为她这个人没心没肺,连救命恩人都不放在心上,而是她觉得这个世界太大了,人身处其中那样渺小,两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再次遇到的机会几乎为零。更何况,她连那个人的脸都没看见,即使再见面,她也一定忍不出来。
  
      说不定,别人也是举手之劳,早就把她给忘记了。
  
      周暮昀还在等她回答,喻橙想了很久,才说:“真诚的跟他说一声谢谢。”
  
      “就这样?”
  
      怎么听他的口气,好像不满意,喻橙补充道:“人家救完人还没等我醒来就走了,说明是不在乎报酬的。除了一声感谢,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当然,如果他需要报酬的话,我愿意重金感谢。”
  
      毕竟,别人救了她一条命,这是花多少钱也买不回来的。
  
      周暮昀摇摇头,对她这份报酬十分不满意:“重金?”
  
      喻橙啧了声,越发觉得他话里有话,反问道:“不然呢?”
  
      “我觉得——”他顿了顿,“救命之恩,应当以身相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