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85章 这个婚礼没有遗憾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车窗外是异国阳光明媚的早晨,教堂就是视线尽头,门前鲜花遍地,偶有白鸽飞过。
  
      直到婚礼进行曲奏响,喻橙才回过神来。
  
      喻宗文一身正装,脸上堆满了欣慰的笑容,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臂弯处,带着她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地朝前走去。
  
      身后是两个可爱的小花童,一男一女。两个小朋友手里各拎着一个小花篮,按照大人的吩咐,抓起篮子里的花瓣扬起。
  
      他们或许不太懂这是在干什么,只是觉得这项活动很有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与今天的气氛很搭。
  
      深呼口气,喻橙从来没觉得心跳能有这样快。
  
      红毯两侧坐着前来观礼的宾客,她看到了周董,霍衡昔,还有蒋女士,他们都坐在一起,看着她,脸上都是笑,眼里闪动着光。
  
      伴娘团则坐在另一侧,见她走来,激动得有些按捺不住。齐小果甚至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好像在跟她说,别怂!
  
      喻橙勾起唇角,发自内心地笑了。
  
      她抬起头,周暮昀就站在红毯尽头,静静地等着她。
  
      身穿纯黑西服的他,身处在这样古老的教堂里,仿佛最优雅的伯爵,浑身都透着疏离矜贵的气质,可他脸上的笑容又是那样温暖。
  
      喻宗文牵着喻橙的手,走到周暮昀前面站定,将她的手教给他,叮嘱了句:“这是我们家最珍贵的小宝贝,你要好好珍惜她,疼爱她,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对她不离不弃。”
  
      喻橙刚平复好的心情又因为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土崩瓦解,当即有落泪的冲动。
  
      “您放心,我会爱护她一辈子。”周暮昀轻轻握住被岳父大人递到掌心的手,领着她转过身,面朝主婚人。
  
      新娘子在结婚当天哭一下应该没关系吧,喻橙默默地想,眼泪珠子马上就要忍不住掉下来了。
  
      周暮昀注意到了,轻声在她耳边说:“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摄影师还在旁边呢。”
  
      她一顿,目光往侧边一瞥,摄影师果然在那里,镜头正对着他们。
  
      这次的婚礼是全程跟拍,从早上新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晚上婚宴结束,摄影师都会跟着他们,将今天的一切都记录下来。
  
      后期会剪成片子,做成光碟保留下来作为纪念。
  
      但喻橙提前跟摄影师说好了,等拍完了,直接把婚礼全程的素材给她就行,她要自己动手剪辑。
  
      喻爸爸坐回到蒋女士身边,跟她一起看着他们。
  
      结婚誓词说完,主婚人说:“下面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周暮昀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婚戒,取出来给她戴上。
  
      戒指套上了她的无名指,喻橙垂眸看着,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婚戒,之前一直由他保存,他都不肯给她看。
  
      数颗细小的碎钻围拱着中间一颗硕大的钻石,光华璀璨,如星辰般闪耀。坐在前排观礼的宾客看到了,发出小小的惊呼声。
  
      喻橙看着周暮昀,取出另一枚男士婚戒给他戴上。
  
      “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观礼的宾客中不知是谁大声喊了一句:“周公子,亲一个三分钟的。”
  
      哄堂大笑。
  
      长辈们哭笑不得,这些年轻人真的是……太会玩了。
  
      赵奕琛向来喜欢凑热闹,有人开了头,他便毫无顾忌地喊道:“别听他的,老三,亲一个五分钟的,给他们涨涨见识!”
  
      宾客们笑得前仰后合,在教堂这样神圣的地方,你们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
  
      新娘子被闹得不好意思了,脸红彤彤的,藏在头纱下,不被人轻易看见。
  
      她欲低头,却被人掀起了头纱。
  
      轻纱扬起来,她只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早上在房间里看到她时就想这么做了。
  
      大家还以为周公子会顾着人多,亲吻一下算是完成这个环节,没想到他不负他们的期待,吻得这样认真。
  
      他双手环着喻橙的肩,头微微偏向一侧,含住她的唇,深入缠绵地吻。
  
      坐在后排的宾客只恨不能冲到前面去一睹细节……
  
      感觉到无数双眼睛凝视着自己,喻橙羞得想躲,却被他察觉到意图,握住她肩头的手转移到她脑后,将她压向自己。
  
      现场的宾客见到这一幕实在是忍不住了,发出了各种狼叫声,什么正经不正经,统统抛到了脑后。
  
      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周暮昀终于放开她。
  
      喻橙调整着呼吸,抿了抿唇,小声道:“我的口红好吃吗?”
  
      周暮昀:“……”
  
      ——
  
      热闹了一个上午,喻橙整个人都累瘫了,回到酒店后倒在大床上,也不去管婚纱会不会压皱,头顶的皇冠会不会掉,闭上眼只想呼呼大睡。
  
      周暮昀俯身将她拉起来,喻橙软绵绵的一团倒在他身上,闭着眼咕哝道:“我好困,想睡一觉,你别吵我。”
  
      “恐怕不行。”
  
      两人此刻在一间豪华套房里,这里临时作为他们的新婚房间,被布置得浪漫又喜庆。随处可见的玫瑰花,香薰蜡烛,还有贴上的喜字。
  
      喻橙皱起眉毛:“你知道吗?我昨晚快十二点才睡,今早不到五点就被他们拉起来,我困得头都痛了。”
  
      周暮昀软着声音哄道:“先吃完东西再睡。婚宴是晚上的,你还有时间休息。”
  
      一说起吃东西,喻橙的肚子就十分应景地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从早晨起床到现在,别说吃口东西了,连口水都没喝过。
  
      思考了三秒,她点头:“好吧,先吃东西。”
  
      周暮昀帮她把婚纱换下来,摘掉头纱和皇冠放在一旁。喻橙穿着件宽松的睡裙,顿觉浑身轻松,困意都没那么强烈了。
  
      房门被人敲响,是周暮昀订的餐点到了。
  
      喻橙将头发随意挽起来,走在餐桌前坐下,双手托着下巴,等待开饭。
  
      片刻后,周暮昀推着餐车过来,将食物一盘盘端出来放在她面前,手在她头发上揉了两下:“快吃吧。”
  
      哪还用得着他说,食物端到眼前,喻橙就拿起叉子埋着头开吃了。
  
      他去卫生间洗了个手,走过来坐在她对面,却没有立马开动,而是看着她,看着她扎起一块肉塞进嘴里,腮帮子鼓鼓的,一动一动地咀嚼,嘴角沾上了酱汁她也没发现。
  
      他想帮她擦,又觉得此举会打扰她进食,于是就这么看着她。
  
      好一会儿,喻橙才发现对面的人一直看着自己,她抬起头来看他,他的眼神仍然温柔得一塌糊涂,好似冬日暖阳。
  
      从早上第一眼看到她,他就是这个眼神了。
  
      喻橙咽下嘴里的食物,捂着半边脸,还有点不好意思:“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收回视线,他拿起叉子,忽而又笑了:“感觉有点像做梦。”
  
      几个月前他还在想,婚礼什么时候到来,怎么要那么久,感觉要等不及了。一晃眼,他们就到了今天。
  
      喻橙咬着一只虾球,倾身拍拍他肩膀,含糊不清地说:“周先生,帅气从容一点,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
  
      他哼笑一声,居然嘲笑他不帅气不从容:“哦,不知道是谁,那会儿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喻橙:“……”
  
      她穿着拖鞋,踩了下他的脚,以示不满。
  
      周暮昀笑了笑,低头用餐,不跟恼羞成怒的小女孩计较。
  
      解决掉一大份牛排,又吃了意面和虾球,最后抱着装水果沙拉的玻璃碗瘫坐在椅子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周暮昀见状挑了下眉,对她的饭量有了新的认识。
  
      他慢条斯理地吃完,抬眸看着她将最后一块牛油果吃完,这才站起身,绕过雪白的长方桌,弯腰抱起她。
  
      喻橙猝不及防,怀里抱着的碗差点扔掉了。
  
      他俯低了上身,方便她把碗放桌上,然后抱着她往床边走:“我陪你睡一会儿吧,晚上还有的闹,需要养足精神。”
  
      喻橙想想也是,有赵奕琛他们那一帮公子哥在,场子分分钟闹翻天。
  
      他揽着她躺在床上,低声又说:“也不能睡太久,要盛装出席晚上的婚宴。”据他所知,女孩子梳妆打扮需要很长时间。
  
      喻橙困到极点,在他说完这句话后胡乱应了一声就闭上眼睛。
  
      她很快就睡着了。周暮昀却毫无睡意,耳听着她轻缓均匀的呼吸,睁开了眼睛,侧过头看着她。
  
      外面日光正盛,因为拉上了窗帘,一丝光亮也没透进来,屋内昏昏暗暗,是适合睡眠的环境。
  
      她脑袋陷进柔软的枕头里,闭着双眸,唇瓣微微抿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眼底有淡淡的青灰,看来昨晚是真的没睡好觉。
  
      周暮昀手指不受控制地抬起来,指尖轻触她的下眼睑。她在睡梦中似乎有所察觉,嘴巴动了动,做出了咀嚼东西的动作。
  
      他连忙收回手,怕吵醒她。
  
      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醒来的迹象,有些忍俊不禁。
  
      他手肘撑在枕头上,手托在脸侧,盯着她睡着的样子,视线从眉眼滑到鼻子,再到嘴巴,下颌,锁骨……
  
      哪里都看不够,能看到天荒地老。
  
      ——
  
      喻橙醒来时,正对上周暮昀的眼睛,蒙了一瞬,她问:“现在几点了,是不是该起来准备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