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气复苏:遇事不决莽一波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296章 问:嫁女儿还是送瘟神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啧。”
  
  
  
  听到这话,萨米莎咧嘴轻啧,碧蓝眼眸轻飘飘斜移过去。
  
  
  
  →_→
  
  
  
  “干嘛这么看我?”陆安觉得很奇怪,自己似乎没说什么出格且过分的话吧。
  
  
  
  应该不至于得罪这白毛女。
  
  
  
  “你说呢。”萨米莎收回拥抱太阳的双臂无语抱胸。
  
  
  
  “你前不久才晋升的命宫八境吧?”
  
  
  
  陆安诚实点头。
  
  
  
  “这不就得了?”
  
  
  
  她翻个白眼无奈摊手:“你命宫八境的境界还没坐热呢,转眼就要冲刺王级,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可连神宫都没到呢,好歹照顾下我的自尊心啊喂!”
  
  
  
  说是这么说,但萨米莎嘴角扬起的那抹轻笑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即便故作轻叹也无法掩饰伪装。
  
  
  
  “这个……这个我也没办法的啦,自然而然就这样了。”陆安伸手抓挠后脑勺,满脸无辜的眨巴眼睛。
  
  
  
  他如今的重心全都放在补全武神图录之上,武道境界反倒是其次。
  
  
  
  完全是放任自流,顺其自然的。
  
  
  
  只不过提升确实有点快就是了。
  
  
  
  几个月便达到许多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触及的境界,已经超越旁人太多太多了。
  
  
  
  单就现代来说,已经算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当然。
  
  
  
  而今天地正在加剧回归速度,难保以后不会冒出比他更妖孽的存在。
  
  
  
  比如说什么修行一日千里,一日连破数个大境界,五六岁成为神宫修士什么的。
  
  
  
  堪称天地主角的待遇。
  
  
  
  不过这些都是未来可能会发生的概率事件,和他陆某人八竿子打不着边,没啥子关系。
  
  
  
  “别气馁了,我也就运气好点,修行大半靠机缘,真比资质的话可比不过你。”
  
  
  
  虽然看萨米莎的样子只是在单纯开玩笑嘴他,不过出于关怀主义,陆安仍贴心的轻轻安慰。
  
  
  
  只是刚贴心没两秒就瞬间破功,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令人想攥紧拳头的丑恶嘴脸。
  
  
  
  “当然啦,作为你的师傅兼老公,我肯定是要比你强一点的嘛,不然拿什么保护你呢。”
  
  
  
  得意洋洋之余,他还不忘伸爪轻揉萨米莎的脑袋,揉乱那一头手感极佳的齐肩白毛。
  
  
  
  掌心传来的舒适令他心里一酥。
  
  
  
  许久没揉,手感还是一如既往的舒适怡人诶。
  
  
  
  “你这家伙……”
  
  
  
  感受到头顶传来的轻微重量与温热,萨米莎神色无奈的伸手抓住他手腕,无可奈何的叹气轻笑。
  
  
  
  说实话她很讨厌有人摸自己头,从小到大除去她的酋长父亲和早早就因刺杀而逝去的亲生母亲之外,其余人她都很抗拒。
  
  
  
  包括教导她体术的老师和其他兄弟姐妹在内。
  
  
  
  以前艾达尔因为某些小事,得意忘形之下摸她脑袋,回去就被狠揍一顿。
  
  
  
  由此可见她对摸头这事到底有多抗拒。
  
  
  
  “算了,你高兴就好。”
  
  
  
  不过现在,她找到了自己不抗拒的第三个人。
  
  
  
  很干脆的任由陆安将爪子搭在自己头上乱摸。
  
  
  
  “等着吧,早晚有一天超越你!迟早把你按在身下打!”萨米莎放出宣言,语气尽显豪情壮志。
  
  
  
  她相信只要自己够勤奋努力,那么这一天肯定会到来!
  
  
  
  决定了,今后就以这个目标而努力修行。
  
  
  
  来日方长,她不急的!
  
  
  
  “好好好我相信你,肯定有那么一天的。”
  
  
  
  陆安像哄小孩般连连点头,虽然心里不认为萨米莎能打过自己就是了。
  
  
  
  “话说咱们先离开吧,附近好多人看着呢。”
  
  
  
  陆安收回自己的爪子,余光瞥向附近议论纷纷却始终不敢向前的热闹群众,轻咳两声老脸略显尴尬。
  
  
  
  刚从大荒点兵谷出来还没习惯周围环境,有点视旁人于无物了。
  
  
  
  “你还知道啊,我以为你没发现呢。”
  
  
  
  见他终于反应过来,萨米莎扶额轻叹,一脸拿他没办法的样子稍微整理揉乱的发型。
  
  
  
  “走吧,萌萌她们在茶楼等我们呢,先过去再说,别让她们等急了。”
  
  
  
  和寻常女孩不一样,虽然被附近的众多人群注视着公开处刑,但萨米莎并没感到分毫害羞与不自在。
  
  
  
  大大方方的与陆安手牵手,言行举止尽显淡定从容。
  
  
  
  “行吧,我看看定位。”
  
  
  
  陆安拉开聊天群瞅了一眼,发现距离自己所在非常之近,于是也懒得踏碎虚空,索性带着萨米莎一起腾空而起,慢悠悠飞过去。
  
  
  
  “话说亲爱的,你突破王级应该要花费几天功夫吧,不如先跟我回趟沙特呗?用不了多长时间。”
  
  
  
  “我想想啊……和我父王他们见个面吃个饭应该就差不多了,之后你就可以在皇宫着手突破,我们帮你护法!”
  
  
  
  “好嘛,都给我安排明白了,这么着急,不会是大酋长催你了吧?”
  
  
  
  “是啊,我赶回来照顾你之前,父王就一直催我等你醒后带你回趟沙特见见他,然后拖到现在都没回去。”
  
  
  
  “行吧,那就先你回去一趟。”
  
  
  
  ……
  
  
  
  “哟嚯!瞧瞧这是谁!我们天玄古往今来最强的大棋圣回来啦!”
  
  
  
  老校长包下的茶楼包间。
  
  
  
  陆安刚推门进去,一双双眼睛就齐刷刷聚焦于他,紧接着一道开心中略带坏笑的调侃骤然响起。
  
  
  
  不是赵妖妖又是谁。
  
  
  
  果不其然,她这一嗓子嚎出来,立马引起蛙声一片。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谁踏马那么没眼力见啊?眼珠子看不见咱们陆棋圣是吧?红毯都不铺一个的?知不知道尊重人?!”
  
  
  
  “传播天玄文化,落子棋声嘹亮!欢迎陆棋圣光临寒舍!”
  
  
  
  入耳尽是热情似火的鼓掌欢迎,但这些欢笑在陆安听来却是如此的刺耳,更多的还有震惊,犹如五雷轰顶直劈心尖。
  
  
  
  脑子里就一个年头。
  
  
  
  他们怎么会叫自己棋圣?
  
  
  
  不由地,他心底隐隐浮现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