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刺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63章 新素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李晓生性倔强,她下定决心要做好的事,就一定要做好。就算收入为负数,她也要将“造纸厂”的真相调查清楚。所以,那段时间她在乡下跑来跑去,吃了很多苦,瘦了一大圈。而她的朋友不理解她的做法,在伤好了之后,正式跟她提出了散伙,要去大城市谋求发展的机会。
  听到朋友的真实想法之后,李晓感觉到了心痛,但是没有太绝望,因为这是预料当中的结果,自从她决定停更那天开始,二人的关系就已经岌岌可危了。她曾经跟佟童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而此时她才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道不同”。
  朋友去意已决,李晓忍住眼泪,没有强留,潇洒地跟他告了别。二人在一起共事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月,甚至都没有撑到各个平台的结算,就匆忙地分道扬镳了。这段时间以来,从选题到采访再到写稿,李晓付出了三分之二的努力,但是在结算的时候,她还是将微薄的收入一分为二,给了那位朋友一半。而剩下的钱,她都不够付房租了。
  李晓从乡下回来之后,跟郝梦媛一起吃廉价的麻辣烫。念着她吃了很多苦,郝梦媛想请她吃点好吃的,但是李晓不舍得,她苦着脸说,恐怕连麻辣烫都快吃不起了。在郝梦媛的追问下,李晓才说出了自己的财务状况。原来,她这么多年的积蓄一大半当做了注册资本,还剩下一小部分,供她租下了那间破旧的办公室——其实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是不够付房租的,那位朋友也贡献了一部分。而朋友提出了散伙,李晓打算把他那部分房租还给他。但是囊中羞涩,她现在连住房的租金都出不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钱还给人家。没有钱真的寸步难行,她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郝梦媛同情地说道:“看来张垚垚当初的确说了一句人话。”
  “嗯?他居然还会说人话?”
  “他说,每个创业的人,至少有五次想过自杀。”
  “哈哈,这的确算是一句人话。”李晓苦涩地笑了笑:“我还没有到自杀的地步,不过确实走投无路了。我刚刚给我大姐二姐打了电话,她们俩能支援我几千块钱,让我暂时度过难关。”
  暂时的难关是什么呢?就算她把造纸厂事件完完整整地写出来,她又能得到什么报酬呢?她什么都得不到。她完全凭借自己的一腔热血在工作,几乎没有考虑过生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的财务状况只能捉襟见肘。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很有骨气,只是低着头吃麻辣烫,不肯轻易开口向自己的好朋友借钱。
  回到家里,二人道了晚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李晓焦急地刷着手机,大姐二姐并没有把钱打给她。要是她再催促,姐姐们肯定会跟她大吐苦水,说起自己的不容易,让她再等等。反正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李晓都熟悉这种失望的感觉了。她刚把手机扔在床头,突然来了一条信息,她的支付宝账户里居然多了一万块钱。
  而给她转账的人,叫做“郝圈圈”。
  李晓瞬间泪流满面,原来家人真的不如朋友心疼她。她匆匆擦干眼泪,没有敲门,径直撞开了郝梦媛的房门,紧紧抱住了好朋友。“梦媛,真的太谢谢你了。”
  “啊~你这么快就发现了?我还想瞒着你来着。”郝梦媛说道:“你不跟我借钱,而我主动给你钱,我还担心你不接受。”
  郝梦媛明明是给予她帮助的人,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的自尊。李晓更加感动,说道:“说实在的,是我没脸跟你借钱。”
  “咱俩都快十年的交情了,别再说那些客套话了。我迫切地希望你能早点成功,飞黄腾达,那样我就跟着你鸡犬升天。”
  李晓又被她逗笑了。
  那天晚上,二人久违地躺在一张床上睡着了。在大学时期,每当遇到伤心事或者烦心事,她俩经常在一个被窝里面互相取暖。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很少再有那么亲昵的行为了。郝梦媛打趣道,那时年纪小,一点儿都没觉得别扭。而现在她们躺在一起,还真是有点尴尬呢。
  李晓说道:“以为你是个正经人,可是你的思想都不纯洁了。”
  二人便一齐笑了起来。
  郝梦媛的工资算是中等偏上,她的支出很少,经济压力也不大,但是她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从不乱花钱。她计划在三十岁之前凭借自己的存款买一套房子,所以,只要还没到三十岁,李晓就不必急着给她还钱。
  “郝老师,你不必这么贴心的……你这么贴心,我真的特别感动。”
  郝梦媛打了个哈欠,已经有了睡意了。而李晓在一旁喋喋不休:“你三十岁才买房?我以为你这两年就嫁出去了。我对婚姻充满了恐惧,很大概率是不会结婚的。但是你不一样啊,你条件那么好,别把自己熬成了老姑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